返回

南北雜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453.終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南北雜貨最新章節!    貞觀二十三年夏末, 在大唐東面的一片大海, 一艘木船正緩緩向著海岸線駛來。

    “此乃何處?不知是在江南還是江北?”船上幾名人員正站在甲板上說話。

    他們早些時日途經一個島國,並且在那里停留整頓數日,也明確了接下來的航線,所以這時候就能確定,眼前這條海岸線的後面,應該就是大唐地界。

    只是不知道具體是在大唐的哪一處,畢竟這個年代也沒個衛星定位系統, 他們這一群人,對這條海岸線顯然也不熟悉。

    “便先往北走。”其一名青年言道︰“若是去了南邊, 之後又要北上,逆水而行,慢且費力。”

    “若是去得太北,可莫要到了高句麗才好。”另一名略矮的青年言道。

    其余幾人也是七嘴八舌議論起來︰

    “便是去了高句麗也不怕,倭人不是說了, 近年高句麗與唐常有商賈往來, 早都不打仗了。”

    “那也要當心著些, 都到家門口了, 可不想再旁生枝節。”

    “依我看, 此處應是江南。”

    “你們看那山上的樹都那般綠。”

    “這時候才是八月, 樹自然是綠的。”

    “……”

    這幾名說話的年輕人, 看相貌應是唐人, 只衣著卻是番客衣著。

    另外船上還有一些其他膚色的人, 白的棕的都有, 甚至還有幾名黑色皮膚的水手,這一艘船不大不小,人員卻很不少。

    “喬!你們快看那邊!”這時候,一個十幾歲的棕色皮膚的船員指著南邊嚷嚷起來。

    “!”那名被喚作喬的青年,不是喬俊又是何人,這時候只見他行到高處,觀望一番之後對其他人說道︰“應是商船,不似賊寇。”

    其實這時候對面船上的人也在觀察他們,雙方都擔心遇著海盜。

    在進行了一番觀察,又打過招呼之後,喬俊讓人放了一艘小船,與另外一名青年一起,登上了對方的貨船。

    這艘貨船的主人是一個長安商賈,這回帶隊出來跑船的,乃是他的長子,也是個不到三十的青年,早前在長安城,亦听聞過喬俊他們的事跡。

    在確認過喬俊等人的身份之後,對方立刻擺出一副撿到寶的表情,十分熱情地接待了他們。

    且不說喬俊他們從西域歸來,這一次能從朝廷得到什麼樣的封賞,光憑喬俊與羅家的關系,就沒有哪個商號是不想與之交好的。

    這兩年隨著紡織產業的發展,他們羅家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就在那長安城,一個羅氏機器坊,一個長安女子紡織學院,始終掌握著最先進的新式紡織技術,就連那些王公貴族興辦的織布作坊,都要從他們那里購買器械雇佣女工。

    他們商號近來也有辦新式織布作坊的打算,奈何買不著器械,那羅氏機器坊的訂單都排到兩三年以後了,工學更加,听聞工部亦能打造這種器械,只是並不賣。

    若是能通過這喬俊,與羅達搭上線,或許他們家那個作坊的器械便有著落了。

    于是這個少東家待喬俊等人十分友好,一路上也給他們說了不少長安城這幾年發生的事情。

    數日之後,他們這兩艘船抵達甦州,在松江口靠岸,此處乃有港口,亦有許多食鋪逆旅,听聞從前荒涼,便是這幾年才剛發展起來。

    一行人上岸吃飯,行走在港口旁邊的街道上,這條街上除了逆旅食鋪,便多是布坊,最多的便是白疊布與絲帛,多是機造,亦有那羊絨制品,毛毯毛巾之類的物什。

    那買賣貨物的,有漢人有番客,各式的衣裳各式的語言。街上的環境比較簡陋,進出的貨物卻很多,一筆買賣談成了,往往就是幾百上千件的走貨。

    之前與喬俊他們同行的那個長安商隊,便要在此處賣貨,道是他們這一船運的多是水果罐頭,這條街上常有從那北地商賈過來采買,他們給出的價錢往往都比較高。

    就地賣掉,也省得費那許多功夫又要運到長安城去,長安城那邊這兩年像這種南方來的水果罐頭,價錢並不很理想。

    雙方一起吃過了一頓熱飯,又約好了他日長安城再續,于是就此別過。

    喬俊他們將自己那艘大船停在海港,花錢另雇了一艘稍小的船只入江,只要錢到位了,與那些舟人道明自己所要去往之處,其余便一概不用操心。

    他們先是坐船沿松江往上游走,之後又入運河,再後來又在徐州上了鐵軌。

    馬車在那鐵軌之上跑得飛快,穿過大片的山野田地,行車數日,便過了數座大橋,那大橋之高,便是低頭往下面看一眼,就能叫人頭暈目眩,橋下行船,那大船的桅桿足有五六丈那般高,都能安然通過。

    這一路上的所見所聞,實在是與從前大不相同。

    若不是還能尋著一些熟悉的事物,幾乎都要以為自己去到了另外一個世界,真真就跟改天換地一般。

    尤其是那些每天夜里燈火通明的城市,還有那成群結隊身著彩衣騎著燕兒飛上工下工的女子們,總讓人覺得仿佛置身夢境之。

    時年九月,喬俊一行抵長安。

    他們這一行人的歸來,初時倒也沒有引起很大的震動,主要這幾年隨著海運的發展,原人士對于西域的了解已經比從前多了很多,從那西域歸來的人,似乎也就顯得沒有那麼稀奇了。

    甚至還有人玩笑說,喬俊他們莫不是在西域迷了路,怎的出去這些年才歸來?

    喬俊並未與人多言,只是安排自己隊伍的人歸家的歸家,若在長安城沒有落腳之處的,一時便先與他同住在羅家的縣主府之。

    宮亦有來者,言是聖人置宴,明日午時,請喬俊和其余西行之人,到宮赴宴。

    縣主府這邊,羅用也令人為他們準備了飯食,這長安城但凡出名的好吃食,幾乎都差人去買了來。

    喬俊洗漱之後,又用了一些飯食,然後便與羅用同坐在堂屋之說話。

    道他這一路從江南行來,見著了許多新鮮物什,這長安城的氣象,亦是與從前很有一些不同。

    “這可是你所說那個世界的模樣?”喬俊問他。

    “這還只是一個開始。”羅用回答說。

    喬俊笑了,于是不再言語。

    听聞羅用去年正月升遷工部侍郎,喬俊從前也在這長安城生活過許多年,也曾一心想要出仕,在這個士族政治的時代,處處講究出身的官場之,羅用一個農戶出身毫無根底的年輕人,如何才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喬俊深知這其不易。

    “這一路上定是十分艱險。”過了一會兒,羅用看著喬俊脖頸上那一道長長的疤痕問道。

    那道疤痕應是極長,露在外面的僅是一小段,藏在衣服下面的,不知又是一副怎樣的猙獰模樣。再看他的雙手,手背上亦有刀疤,手指上又有一些細小疤痕。

    “倒是有驚無險。”喬俊笑道。

    他當初帶了十一個人出去,回來的時候也是齊齊整整的十一個人,這便足夠了,若是人數有少,此事他便不知該如何與他們的家人交代。

    若說當初出行的時候,喬俊主要就是因為羅用這一層關系,才能成為他們這一行人的領隊。

    那麼數年以後在這歸來之時,他在這一行人之,已經是當之無愧的首領。

    這不僅是因為喬俊藝高強膽識過人,更因為他這個人有情有義,很有擔當。

    隊有好幾個人都是得他相救,才有驚無險地走完了這些年的路程,留得一條命在,如今才能以一個活人的姿態,再次回到長安城,享受聖人封賞的榮耀。

    “可有收獲?”羅用問他。

    “收獲頗豐。”喬俊回答。

    “那便好。”羅用道。若是收獲不夠豐盛,又如何值當他們這些人數年以來的艱苦行路,以命相搏一場。

    喬俊帶回來的那些番人,別人興許瞧不出什麼端倪,羅用只看一眼,心便已有了猜測。

    那幾個棕色皮膚的男子,不似歐洲人,亦不似非洲人,很有可能是美洲土著。

    次日,喬俊等人入宮赴宴,聖人先是犒賞他們一番,然後又問他們這一路上的見聞。

    尤其是歸來的這一段路,他們這一行人,究竟是如何從那西域沿著海上商道回到大唐的,聖人以及朝諸臣都很關心。

    這幾年大唐的海運亦有所發展,但多是胡商番客來唐交易,唐人鮮少遠赴重洋出國去做買賣,大抵便都只是搞搞近海運輸,對于那海上的航線商道,唐人亦十分想要知曉。

    喬俊卻道︰“我等並非是從西面歸來,而是從東面歸來。”

    他這話一出,在場很多人就都听不懂了,當初他們這一行人,乃是從常樂縣出發,往那西域而去,數年之後,如何又會從東面歸來,那得繞多大一個彎?

    “東面歸來?不知此話何意?”聖人端著酒盞,定定看著喬俊問道。

    “我幾人與數名波斯勇士,一同從那波斯國西面的海岸線出發,想要去探一探更往西面的世界,看那邊是否還有其他國度。”

    “那一路上先是途經數個小國,又經數月航船,抵達一片陸地,那片陸地足有大唐數倍之大,那里生活著許多土著,似是並無大小國度。”

    “我等沿著那片陸地的海岸線航行了許久,從他們那里的東海岸繞到西海岸,再從那一條西海岸再往西行數月,便回到了大唐東面的海岸。”

    喬俊此話一出,大殿之一陣喧嘩!

    那波斯國乃是在大唐西面,而從那波斯國的西面再往西走,竟又會回到大唐!這如何能夠?

    “愛卿所言,那片沒有國度的陸地,可是確有其事?”李世民靜靜盯著喬俊,一字一句地問道。

    “喬某願以項上人頭擔保。”喬俊篤定道。

    大殿之又是一陣喧嘩!

    一片沒有國度的陸地,面積足有大唐數倍之大!那代表著什麼?

    之後,喬俊他們又向殿眾人逐一展示了他們從那片陸地上帶回來的人和物什。

    那幾名有著棕色皮膚的高大男子,因與喬俊等人在大海上相處了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期間亦學了一些漢話,這時候殿眾人問起,他們便把自己家鄉的事情一一說了。

    這一餐原本是為封賞而設的宴席,最終卻變成了一場十分嚴肅的討論。

    聖人與諸位大臣問了許多問題,事無巨細,都讓喬俊等人逐一道來,那幾名與喬俊他們同行的博士人也在一旁補充佐證。

    待他們這一行人出宮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的事情了。

    一宿沒睡,著實也是有些倦怠。

    喬俊坐在馬車之,推開車窗看著外面大街上的行人車輛,一副欣欣向榮的景象。

    羅用說,這一切都還只是開始而已。

    在喬俊看來,亦是如此,這所有的一切,都才只是剛剛開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