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北雜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貨郎羅用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羅用今年27歲,早兩年,在他25歲那年夏天,突然一場高燒,差點把小命給燒沒了,後來高燒退了,他就發現自己有了個隨(身sh n)空間,只要把精神集中在左手掌心那顆紅痣上面,就能打開這個空間。

    小時候羅(奶n i)(奶n i)讓人給羅用算過命,算過好幾回,對于他手心上的這顆紅痣,算命先生們眾口一詞,都說是顆好痣,但誰能料到這竟然是一個隨(身sh n)空間。

    自從得了這個隨(身sh n)空間,羅用的(日r )子瀟灑了,原本那份破工作也不干了,就是天南海北地瞎跑。跑去北方鄉下,收點農場品,再跑去南方大城市隨便擺個地攤,價格翻一番那都是搶著要,都說賊便宜,不僅便宜,東西還新鮮,口味也好。

    羅用現在都有固定客戶群了,賣東西從來不用吆喝的。去年秋天他從大西北整了一批牛羊(肉r u),本錢下得有點多,本來還擔心會不會沒那麼好賣,結果怎麼樣,要不了兩三天,裝了大半個空間的牛羊(肉r u)就被搶購一空,有那個把子識貨的,更是幾十斤幾十斤往家里扛,那一筆,羅用真心沒少賺。

    銷路打開了,羅用現在收購農場品也就越來越隨(性x ng),啥都收,只要價格合適品質也過得去。

    他不僅從北方往南方倒騰東西,從南方到北方的時候,空間里也沒空著,鍋碗瓢盆針頭線腦,各種生活用品啥的,只要能找到價格比較低的貨源,弄到北方那些交通不太發達的小村小鎮上,一準兒的穩賺不賠。

    上回趕上畢業季,羅總跑去他當時所在南方某市一座大學城,收了一大堆臉盤水桶棉被舊書之類的二手,在北方趕了兩回集,臉盤水桶就被搶購一空了,那麼好的塑料盆塑料桶,才賣兩塊錢一個,多實惠啊,老鄉們都可喜歡了。

    台燈電風扇之類的小家電也很好賣,棉被賣得也不錯,舊書就不太賣得動,羅用也不舍得扔,他琢磨著,打算要開個二手書城,到時候招幾個靠譜一點的員工,要是靠近學校的話,還能招點學生工,也不用那種地段特別好的門面,別下太多本,應該是虧不了,到了畢業季,還能幫著收點二手,等他這邊的貨源穩定下來,還能捎帶著開個水果超市啥的,說起來,擺攤也不是長久之計,收貨賣貨都靠他自己一個人,辛苦不說,也不經濟。

    ~

    十一月份,北方某村。

    羅用把他那輛皮卡車停在村口馬路邊,得到消息的村民們三五成群往這邊匯集。

    “小羅,你這兒土豆多少錢收啊?”這邊有老鄉挑過來一擔子土豆。

    “八毛。”八毛錢一斤是市場價,上門收購的未必肯出八毛,尤其像這種偏遠山區,羅用倒是無所謂,他這回主要是沖羊(肉r u)來的,其他東西也就是順帶收點。

    “我這可是用農家肥種出來的好土豆,前些天咱們家來了幾個城里的客人,吃得那叫一個贊不絕口啊,走的時候一人還背了十多斤。”這賣土豆的也不著急,把擔子往羅用那輛小貨車邊上一放,拄著扁擔就跟他侃上了。

    北方人都(挺t ng)(熱r )(情q ng)(挺t ng)能侃,羅用也不是第一回來他們這兒了,小伙子人(挺t ng)爽快,這塊地界上的村民對他印象都還不錯。

    “再過個把月,你們這兒就得大雪封山了,城里的客人還進的來啊?”羅用笑嘻嘻道。

    這老鄉說的城里的客人,指的是游客,他們這兒的地方政府也在開發旅游業方面做了不少努力,但無奈位置實在太偏,交通不發達,自駕游還成,背包客就不太合適,所以客流量也非常有限。

    這一條山路彎彎繞繞的,坐車從他們這村子到鎮上得要三個多鐘頭,來去車費就要二三十,村民們很少有不心疼車費的,自家要是能有一輛摩托車,稍微還能好一點,要不然到鎮子上賣一回菜,還不夠交車費的。

    于是像羅用這樣的收貨賣貨的,就格外受歡迎,剛剛他在前頭那個村的時候,就有人給這邊的親朋好友打電話了,這會兒剛進村,就有幾個腿腳快的,在村頭馬路邊候著他了。

    “呦,來得都(挺t ng)快啊。”

    “老劉你那袋子里裝的啥?”

    “嫩玉米棒子,先拿幾個給咱羅老板瞅瞅,他要說合適,我再回去掰玉米。”

    “都這時節了,也就你家還有嫩玉米。”

    “沒剩多少了,都賣了干淨,再過些天,天氣一冷,咱村里的農家樂也就沒啥生意了。”

    “不下雪也沒多少生意。”

    “那也比沒有強嘛,一年到頭的,搞個兩三千也好嘛。”

    “咱村位置太偏。”

    那邊幾個村民嘮著,這邊羅用接過那老鄉遞過來的玉米棒子,剝開葉子啃了一口,清甜。

    “(挺t ng)好,你打算賣多少錢一斤?”羅用問他。

    “也就剩那麼百八十個了,你要的話,一塊錢一斤都賣了。”那老鄉說道。

    “成,再要一百斤干玉米棒子。”之前羅用在南方擺攤的時候,就有一個老顧客總跟他說,要是能弄到這種農家留種的土玉米棒子,就給她捎帶著點。

    那老太太還跟他說,現在市面上賣的那些玉米碴玉米面,都是用飼料玉米打的,跟她們小時候在村子里吃的那根本都不是一回事。

    弄得羅用現在每回在早餐店看到玉米糊糊,就想起那老太太跟他說的飼料玉米……

    “那你一會兒這邊忙完了,開車去一趟我家嘛,這條路過去,第一個院子就是。”東西有點多,用籮筐扁擔至少得跑兩趟。

    “行啊。”羅用爽快道。

    這邊說著話,那邊看貨的人漸漸也多了起來,他們這村子是逢五集市,每個月都有三次集,但趕集過來的那些商品,來來去去也就是那些,不如羅用的東西新鮮,價格又比較便宜。

    “這口炒鍋多錢啊?”

    “七十五。”

    “便宜點唄?”

    “這可是不袗啊嬸兒,七十五塊錢忒實惠了,電磁爐灶台都可以用,這鍋總共也沒幾口,賣一口少一口啊。”

    “七十七十。”

    “沒得~”

    “這個發夾幾塊錢啊?”

    “一塊錢,上面都有標價嘛。”

    “老板,收一下錢。”

    “好 。”

    “……”

    “呦,你這兒還賣手機呢。”

    “上回跟那些畢業生收了些,擱箱子里忘記拿出來賣了。功能機五十智能機一百,我試過了都能用,想要的自己挑啊。”

    “電腦有沒有啊?”

    “有幾個筆記本電腦,你要買啊?”

    “我小孩說想要電腦,你拿出來給我瞅瞅唄。”

    “……”

    “小羅,你這個毯子咋賣呢?”

    “二十塊錢,任挑任選哈。”

    “……”

    (熱r )(熱r )鬧鬧忙活了小一個鐘頭,這個村子的買賣也就做得差不多了,臨行前又去了一趟老劉家,把那些玉米裝車,然後老劉又硬塞幾個自家種的紅薯給他。

    老劉一個勁兒跟他說自家紅薯多麼甜多麼糯多麼好吃,羅用看看他家那堆小山一樣的大紅薯,逃也似的從老劉家出來,開著車子一溜煙跑沒影了,他還得留著地方裝羊(肉r u)呢,哪兒還能要得了這麼多紅薯。

    車子行駛在彎彎曲曲的盤山公路上,這會兒差不多下午四點鐘,從這里過去,約莫兩個鐘頭左右,就到他跟人談好收購羊(肉r u)的老李家那個村子。

    往前面開了沒多久,天色就開始暗下來了,淅淅瀝瀝又飄起了小雨,開著開著,車子又拋錨了,羅用下車看了看,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問題,掏出手機想給老李打個電話,喊他開著摩托車過來接,一看竟然沒信號。

    無奈,羅用只好把車上那些貨都裝空間里,鎖好車門,步行前往老李家。

    一邊走著,他一邊在心里尋思著,明天喊個修車的過來,大伙兒看他車里空((蕩d ng)d ng)((蕩d ng)d ng)的,八成會認為是被人偷了,也不會多想。等修好了車,他再從老李家把羊(肉r u)給收了,然後就直奔市里,坐飛機回南方,出了這批貨,趕在十二月以前,再跑一趟西南。

    山間公路彎彎繞繞,山風攜裹著山雨,帶著陣陣涼意,天色越來越暗,路上那個男人越走越遠,慢慢化作一個模糊的(身sh n)影,那(身sh n)影越走越遠,漸漸融入這一片山風山雨之中,不見蹤影……

    ~

    前方不遠的一個村子里,老李頭這一晚打了好幾個電話,始終沒能打通,說好要來收羊(肉r u)的人遲遲沒到,他一邊擔心這一筆生意,一邊又擔心對方是不是出了車禍,第二天一早就喊了幾個村民,沿著馬路找過去。

    最後在距離他們村約莫一個小時車程的地方,找到了羅用的車子,那一輛空((蕩d ng)d ng)((蕩d ng)d ng)的小貨車就那麼孤零零地停在馬路邊,車(身sh n)上還有一些未干的雨水,手一摸,冰涼,而羅用和他的那些雜貨,好像憑空消失一般,從此再不見蹤跡。

    </DIV>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