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極品小農民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千七百一十三章 我回來了 大結局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1次!O(∩_∩)O...
    ,最快更新最新章節!

    “小皇帝,你盡管放馬過來吧?”魏忠賢神色傲然的盯著崇禎皇帝朱由檢,蔑視的姿態,十分明顯。

    崇禎皇帝臉色陰沉無比,冷聲道,“魏忠賢,你圖謀朕的江山?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拿弓箭來!”

    “皇上!”李讓面目沉凝的將洪武驚天弓和洪武驚天箭,交到了崇禎皇帝的手上。

    崇禎皇帝,一手持弓,一手持箭,對準了魏忠賢。

    “哈哈,小皇帝,你以為凡俗的弓箭能夠傷的到我嗎?”魏忠賢哈哈大笑。

    “那就試試看!”崇禎皇帝,憤怒的射出了一記絕世的洪武驚天箭。

    當洪武驚天箭射出的時候,魏忠賢笑不出來。

    “這是什麼弓箭?不可能,我不信!”

    強如陳長庚這等至境巔峰強者,都在一記洪武驚天箭下,半死半殘,魏忠賢不過上境巔峰,更加沒有任何的懸念!

    一箭之下,穿身而過,魏忠賢的生機在以極快的速度,消亡著!

    至死,魏忠賢都不知道他到底死在什麼弓箭之下。

    陳西也唏噓,上境巔峰竟然死的這麼干脆!

    “哈哈哈!”殺死魏忠賢,崇禎皇帝暢快的大笑了起來。

    因為魏忠賢之死,大明之危機,暫時告了一段落。

    崇禎皇帝,不遺余力的鏟除魏忠賢余孽。

    手段頗為霸道,暫且不提。

    不過也因為殺死了魏忠賢,崇禎皇帝的驕傲與剛愎自用,進一步的彰顯了出來。

    即便面對陳西的時候,崇禎皇帝也底氣頗為足,有些時候也很強硬!

    陳西不與其爭執,發生沖突!

    奈何,崇禎皇帝有些咄咄逼人,陳西無奈只得宣布退隱,離開了大明。

    跑到了寂靜之處,勤修大輪回聖法!

    大輪回聖法,寄托著陳西回家的希望。

    陳西修煉的十分認真,為此,陳西也不時的會滿天下的尋找時空晶石。

    奈何時空晶石好像就那麼一塊而已,陳西縱使窮盡一切辦法,也沒有可能獲得新的時空晶石。

    歲月,在陳西的修煉之中,不斷的流淌而過,陳西儼然成為了山中隱士一般的存在。

    在歲月之中,沉浮不斷。

    轉眼間,崇禎十七年至,陳西已經達到了真正的上境巔峰境界,戰力,已然超越了當年的陳長庚。

    這一天,陳西再度感應了大明宮廷內,洪武驚天箭的氣息。

    只是這一道洪武驚天箭的氣息,剛一發出,便已經終結!

    竟是被人給破掉了!

    而破掉洪武驚天箭者,正是大雨魔門一位強大的老祖!

    在這位強大的老祖的支持下,李自成攻破了大明江山。

    大明成為了歷史。

    陳西出山,尋找朱貞貞,十幾年的歲月,讓朱貞貞已經出落的與後世的陳玲瓏一般無二。

    而其修為也到達了上境程度,因為大明江山被破,陳玲瓏在被大雨魔門追殺!

    陳西出手,擊殺了大雨魔門強者,將朱貞貞封印在地底之中。

    棺材,正是當初他從陳玲瓏從地底挖出之時的那一口棺材。

    至此,陳西才明白,一切早已經注定,後世的陳西是他,這一世的陳北也是他。

    “我們還能見面嗎?”朱貞貞淚眼婆娑的問道。

    陳西肯定的點了點頭,微笑道,“能,五百年後,我們還能夠再見!”

    “好,我等你五百年!我皇兄說了,他很後悔當年把你逼走,臨終前,我皇兄說了,他對不起你,希望你原諒他!”朱貞貞流著眼淚道。

    “我心中不曾有恨!”

    “五百年後你還會記得我嗎?”

    “五百年後,我會以另外一種身份出現,到時候你不要揍我便好!”想到後世陳玲瓏沒少揍他,陳西苦笑了起來。

    “我肯定揍死你,讓你騙我,說了十八歲就娶我,你卻一走好多年,讓我熬成了老姑娘!”朱貞貞眼中滿是幽怨的情緒。

    陳西尷尬,運轉大時空輪回聖法,將朱貞貞封印。

    封印了朱貞貞之後,陳西繼續苦修大輪回聖法,十幾年時間,陳西也才堪堪修煉到黑洞篇而已。

    時空之力是修煉加快了不少,但是想要達到第七層卻還遙遙無期。

    之後每隔十年,陳西都會出世一次尋找時空晶石。

    可惜終究沒有任何的收獲!

    陳西也便斷了搜尋時空晶石的念頭。

    枯坐山中。

    實在坐不下去的時候,陳西也會出世,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看待時間。

    但是僅僅只是一個旁觀者,他不曾改變一絲一毫。

    歲月滄桑,百年過去,一百歲的時候,陳西終于突破桎梏,達到了至境程度。

    強橫氣息,驚動四者。

    但是陳西一閃而逝,無人知曉,這爆發出驚天動地之威的修真者到底是何方人物。

    兩百年過去,陳西兩百歲了。

    修為越發強橫,大時空輪回聖法達到了第五層境界。

    即便是這個年代的天下第一人,都未必是陳西的對手。

    三百歲時,陳西達到至境巔峰,暗中與天下第一人交手了一番,三招擊敗天下第一人,留下一段長埋的傳說。

    從這天下第一人的手中,陳西幸運的獲得了第二塊時空晶石,雖然不足磨盤大,但是也有一個籃球大小!

    陳西欣喜若狂,借助這一塊時空晶石的力量,陳西成功達到了,大時空輪回聖法的第六層。

    回家的思念越來越重,越來越沉!

    三百年的歲月,陳西容顏不改,但是心態已經滄桑無比!

    三百年坐看歲月長河,人生了一代,又死了一代,又生了一代,代代下去!

    陳西看慣了生老病死興衰。

    三百五十歲時,陳西終于修成了大時空輪回聖法第七層。

    謹慎的陳西,選擇了再度鞏固十年,直到將大時空輪回聖法第七層修煉到巔峰程度。

    “今天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無名山巔,陳西面容激動無比。

    陳西對這三百六十年的經歷,已經沒有了半點的留戀。

    這三百六十年的準備,就是為了等到今天。

    固然他可以再等一百四十年,回到他當初穿越的那一刻,可是陳西真的等不了了!

    度日如年,他現在一分一秒都不想等了!

    “大時空輪回聖法!”一聲怒吼,陳西展開雄偉力量,開始穿梭時空。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大時空輪回聖法固然強橫無比,但是也有窮盡之時,穿梭五十年的時間,已經讓陳西的力量消耗一空!

    陳西開始恢復修為,三日後,再度穿梭。

    依舊是五十年。

    如此頻繁三次過後,陳西終于回到了現代之地。

    可惜,有一點是無法更改的,那就是陳西多穿越了十年!

    大時空輪回聖法固然驚天莫測,但是也有限定,五十年的穿越時間,不可逆轉,多一分不行,少一分也同樣不行。

    “已經過去十年了!”陳西踏足在熟悉的土地上面,心中有諸多的彷徨與擔憂。

    歲月無常,十年的時間,足以改變很多的事情。

    他消失了整整十年,陳西有些擔心,會不會有什麼改變!

    這一刻,陳西想到了很多,父親,女人,子女,朋友。

    “千萬不要改變什麼才是!拜托了,老天爺!”饒是陳西坐看滄桑三百六十年,心性已經熬的透亮堅韌!

    但是人非草木,誰能真正的無情!

    陳西也不例外,縱然他實力如今已經驚天,可是他依舊還是兒子,丈夫,父親,他有太多是不可以割舍,也不能割舍的!

    沒有這十年的陪伴,陳西不曉得,他的父親會是什麼樣子,他的女人是否依舊愛他,他的子女是否還記得他。

    風之峽谷,十年後的風之峽谷,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一如他當年穿越的時候,清冷,孤寂。

    陳西沒有理會環境的問題,第一時間前往了貓族。

    貓族,歷經十年的暮辭心,氣質變了許多!

    越發的高冷,高傲,生人勿進!

    忽然,正在修煉狀態中的暮辭心,眸子倏然睜開,眼中閃爍著激動的淚花。

    眼前,陳西的身影出現,在向他微笑。

    “你還活著?”暮辭心眼淚直接掉落下來,撲向陳西。

    “還活著!回來娶你們!跟我回世俗界!她們還好嗎?”

    “都很好,只是思念你!一個都沒改嫁,普通男人已經入不了她們的眼楮了!”暮辭心又哭又笑,整整十年,她都是自責的。

    “那就好!嚇死我了!”陳西露出三百六十年不曾出現的搞怪表情,心思也活分了起來。

    世俗界,懷昌,曾經的住處。

    四名十幾歲的少年男女在互相打架。

    那是他的孩子。

    “你是誰?為什麼突然來我家?”一個眉眼與他十分相似的少年,修煉的是歡喜禪功,十足的渣男模樣。

    “你還是長歪了?”陳西哭笑不得,已然認出這是長子,小名霸天。

    “你才長歪了呢?我看你是賊吧,敢來我家偷東西,二妹,三妹,四弟,咱們先別打架了,先揍他一頓!”

    “好的呢!”

    “揍趴下他!”

    “我要讓他管我叫媽媽!”

    陳西一臉黑線,這是誰教的,小時候那麼可愛,怎麼現在一個個都這麼皮。

    暴揍之。

    陳西給予了他們十年未有的霸道父愛。

    “媽媽們,我們被揍了,有個壞人打我們!”

    “誰敢打我娃?”霸氣側漏的嗓音驟然響起。

    那是李鳳凰,隨之而後,荷花,朱小葉,等人也紛紛出現,儼然護子狂魔。

    但是當她們看清楚陳西的面容時候,盡皆都呆住了!

    眼淚倏然流下!

    “哪個小兔崽子敢打我孫子孫女!”陳老爹也沖了出來,同樣眼圈紅了。

    “我回來了,好想你們!”陳西歡喜之中笑容夾雜著眼淚。

    這一天,他等了足足三百六十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