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極品小農民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種地有奇遇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1次!O(∩_∩)O...
    陳西,從來都是一個有野心的人,要不然也不會連家里的莊稼都荒廢了,而跟隨大流到城里務工,希望能夠風光一些,將老爹從條件惡劣的村里接到城里來享福。

    可是在外打拼了五年多,陳西還是啥也沒有兩手空空,最後連盤纏都花盡,灰溜溜的回到了村里。

    如今,陳西已經二十二歲了,依舊啥也不是。

    眼看著炊煙裊裊,混吃等死,陳西有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但是陳西自己也沒招,形勢所迫之下,陳西不得不操持祖傳就業——種地!

    種地,種地,他討厭種地,時間長,來錢慢,還容易被人看不起,陳西每日看著鋤頭,鐮刀,耙子,很是懊惱。

    “小兔崽子,吃飯了!”

    嗷嘮一嗓子響起,陳西的老爹,陳重喊了起來,陳西是單親,家里只有這一個老爹,母親早逝,老爹一個人把他拉扯大很不容易,因此為了給老爹減輕負擔,高中沒畢業就不念了,去城里打工,結果混到最後,毛都沒混出來,陳西心里倒是覺得很對不起老爹的。

    如今回家有十幾天了,每次面對老爹的時候,陳西都很羞愧,五年來,他可是一次都沒回家過幾次,這一次回家,卻是回來避難的,唉!

    陳重倒是很開心,雖然陳重的身體也不是太好,但是兒子回來,陳重還是打從心眼里高興,不過陳重看陳西的樣子也是有些擔憂,他沒啥文化,也不懂咋安慰兒子,但是陳重還是決定好好和兒子嘮嘮,所以,今天中午陳重做了很不錯的幾道菜,大蔥炒雞蛋,蒜蓉油麥菜,紅燒魚,還有一道糖醋排骨,還有一瓶二鍋頭的白酒,平日里陳重可是都舍不得吃的。

    陳西也是一愣,家里什麼條件,陳西當然清楚,老爹今日怎麼這麼大方?

    “坐下吧,小兔崽子,咱爺倆可是從來都沒有在一起喝過酒!今天來兩盅!”

    “爸,你身體不好,就別喝了!”陳西勸道,陳父可是有高血壓的,不能喝酒。

    “嗨,沒事!我少喝點,你回來,我高興!”陳重嘿嘿笑道,陳重老實了一輩子,但是也真的人如其名,沉重了一輩子,沒攢下什麼錢。

    “行吧,少喝點,我給你倒酒吧!”陳西沒敢給父親到多了,只給倒了小半杯的白酒,然後就不給了,看得陳重一陣眼饞,訕訕不已。

    陳西不太好酒,不過還是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外出務工的這幾年,陳西沒少踫到不如意的事情,自然這酒也就成了唯一消遣憂愁的東西,雖然舉杯消愁愁更愁,但是至少那是清醒之後的事情。

    陳父小口的抿了一口酒,雖然只是普通的二鍋頭而已,但是還是砸吧砸吧嘴,一臉幸福的模樣,陳西陪著老爹喝了一口,辛辣的味道入喉,陳西莫名的就想起了愁事,嘆了一口氣。

    “來吃魚,你小時候最喜歡吃魚了!”陳父將這一切都看在眼里,嘴巴張了張,隨後用筷子夾起了一塊大大的魚肉,給了陳西,看著這一幕,陳西越發的覺得對不住老爹。

    “兒子啊!”陳父看著陳西,道︰“是爹沒用,啥也給不了你了,爹要是有個好出身,有本事的話,也不會讓你連學都上不起,你小時候學習好啊,城里人像你這麼大的都在上大學呢?你倒好,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是爹沒有!”

    酒喝了兩口之後,陳父的話匣子也便打開了,滿臉都是羞愧的模樣,陳西听了越發的覺得惶恐起來,連道︰“哎呀,爹,你怎麼能這麼說呢?在兒子眼中,你是最好的爹!爹你放心,兒子才二十二歲,年輕著呢?在說了,種地有什麼不好的,兒子城里打工五年,雖然沒有混出個名堂來,但是還是見了不少世面的,城里人也不好過,也就是穿得體面點而已,基礎設施條件好些罷了,但是衣食住行用,哪一樣不得花錢,買菜的錢,就夠他們嗆的了!要我說,咱們種地,同樣能夠發財致富!”

    陳西可不想讓父親難過自責,連忙說道,不過你別說,當陳西說出了這些話來之後,腦海之中也是靈光一閃。

    民以食為天,種地怎麼了,誰有本事能夠不吃糧食,不吃菜呢?

    想到這些,陳西竟然覺得,就算是種地也沒有什麼不可以接受的了。听了陳西說這些,陳重卻有些咋舌,原本他是想要安慰開導一下陳西的,這下卻完全掉了個,不過,看陳西好像真的好了起來,陳重也是松了一口氣,開心的吃喝了起來。

    陳西最後沒喝酒,只是吃了飯和菜,陳西發覺之前的想法一萌生,有種積極的態度,在促使著陳西快點去做。

    這些年,父親的身體不好,家里的十畝地,幾乎已經荒廢了大半了,只有三畝地是種著的,其他的都是荒著的。

    吃飯之後,休息一會,陳西拿著工具,就上了自家的地,去翻土,干勁十足。

    陳西已經想好了,反正事已至此,還不如安安穩穩的落實眼前,眼前唯一的出路,就只有先好好種地了。

    陳西看著著荒廢的七畝地,往手上吐了口吐沫,然後狠狠的搓了搓,翻起土來。

    雖然如今農村也有機械化的形式,但是陳西所在這個村,磨山村,跟特麼在北極似的,翻山越嶺,越嶺翻山,已經不能夠說是窮山溝,而應該用與世隔絕來形容更為貼近,想要讓大型機械進入,除非移山才可以。

    因此,磨山村到現在,各家各戶依舊還是以傳統的方式來種植。

    陳西費勁巴拉的在翻著地,一下午的時間,終于翻好了五畝,這些地這些年來都不曾翻過,硬的跟石頭塊子一般,陳西累的呼哧帶喘的,手上都為此而磨出了些許的血泡。

    “他奶奶的,今天干完是干,明天干,也是干,左右都是我一個人的活,拼了得了!”陳西此刻也是有些累,不過陳西的狠勁也上來了,咕嘟咕嘟的悶了一口帶來的水之後,甩開膀子繼續翻地起來,堅硬的土層,一鎬頭一鎬頭的,陳西最後可是連吃奶的勁都使出來,眼見著最後兩畝地快完事了,不由心中微微一喜。

    忽然,陳西感覺一軟,之前刨地的時候都是使很大的勁才好,但是這一次,前方仿佛什麼都沒有一般,陳西身子不穩,一下子就向前栽到了下去。

    “哎呀我擦,誰特麼這麼缺德,在我家地里刨個大坑!”陳西咒罵道,陳西沒想到,這一鎬下去,直接把他給帶坑里去了,而且這個坑還不淺,估計得有兩人高,陳西掉下來,摔得是七葷八素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心中不住的咒罵,“別讓我抓到是誰,不然我打死你個缺德帶冒煙的家伙?”

    “哎呦,我的屁股蛋子!”

    陳西叫苦不已,“什麼玩意這麼硌的慌?”

    突然,陳西的手摸索到了什麼東西,摸起來竟然還有一種溫潤的感覺,微微發燙,陳西奇了怪了,連忙抓了起來,卻見是一個形狀頗為不規則的東西,只有鵪鶉蛋的大小,類似于一個骰子,上面存在著一點到六點,幾個面分不清楚什麼材質,究竟是金屬還是玉質,又或者其他材料,但是卻流動著層綠色的光輝,這些光輝就像是綠色的青草模樣。

    “哎呀呵呵,不會是撿到寶貝了吧!”陳西自嘲一笑,倒是沒有當真,摔了一跤就能夠撿到個寶貝這也太可樂了吧。

    “嘶!”突然,陳西一陣呲牙咧嘴,這一下摔得不輕,手都出血了,血液,流在了這個撿來的莫名東西上面。

    “真他娘的倒了八輩子霉了!”陳西暗暗惱怒不已,正要起身,然而下一刻,手中見到的這個骰子模樣的東西,竟然忽然發出一陣濃郁的綠光,再然後這個原本是固體狀態的神秘東西,突然化掉了,隱約間還有一陣熾熱的感覺。

    “哎呀我去,燙死我了!”陳西一陣猛甩手,想要把這綠色的液體甩下去,結果神奇的一幕發生了,這液體竟然順著陳西的手滲入了陳西的體內。

    陳西差一點就嚇尿了,“媽媽呦,這特麼不會是七三一芥子毒氣彈吧!不能夠啊,小鬼子投降這麼多年了,沒道理我還得中招啊!”

    這一幕,讓陳西嚇壞了,陳西呆呆的坐在哪里,準備接受末日的降臨,一晃就是半個小時,陳西渾渾噩噩的。

    “咦,我咋還沒死?”陳西掐了掐臉,挺疼,捏捏屁股,也挺疼。

    “哈哈哈,我沒事,我沒事!”陳西興奮不已,剛剛一霎那陳西簡直要嚇尿了。

    “嗯,怎麼腦子里面有一些奇怪的信息!”陳西忽然覺腦子里面一條條平時根本接觸不到的信息在他的腦子里面浮現,最後當信息整合完畢之後,陳西的臉色陡然間古怪了起來。

    直覺告訴他,他好像撞大運了,這個東西叫做靈植世界,只要意念一動,就可以進入一個神秘的空間之中。

    “我試試!”陳西對腦海之中的這些信息覺得有些匪夷所思,按照信息所提示,集中精神,心念一動,閉上眼楮,喃喃道︰“靈植世界!”

    下一刻,陳西只覺的一種奇妙而無法言表的感覺傳來迫使陳西睜開了眼楮,而當陳西睜開了眼楮之後,發覺自己進入了一片奇怪的世界之中。

    這是一個看起來有些很不同的世界,世界之中,有著一條流轉三種色彩的河流,分別是普通的河水色彩,然後是綠色,第三種色彩竟然是赤紅之色,如同鮮血一般。

    除此之外,這里面綠草如茵樹木蔥綠,更為讓陳西感到奇怪的是,竟然還有很大一塊,已經開墾好的農田,只不過農田上什麼都沒有種植。

    “原來這竟然是真的!”

    激動無比的陳西,研究起了這個靈植世界來,通過靈植世界反饋來的信息。那三色的河水可是不一般的河水,無色的河水可以促進植物的生長,綠色的河水,可以挽救壞死的植物,至于那紅色的河水更加不簡單,可以增強土壤的營養性,也就是說,就算是一塊荒地也可以改造成好土地。

    至于,靈植世界之中的這塊農田,更加不可思議,能夠種植一切東西,哪怕不符合季節與時宜的萬能田。

    哇  ,這也太魔性了!陳西感覺自己仿佛被一個大大的餡餅砸中了一般,不僅沒有被砸死,反倒砸出了天大的機緣,如果一切都是真的話,那麼這個靈植世界簡直就是農民的小叮當啊。

    陳西迫不及待的想要試試是不是真的就這麼奇妙,念及此處,陳西取出了一大桶無色水,倒在了還未生長好的蘿卜地里,開始的時候,沒什麼不同之處,但是半個小時之後,魔性的一幕出現了,只見,一片被陳西澆過水的蘿卜一個個的像是雨後春筍一般的長了起來,又白又嫩又胖,竟然足有半米長,觸手感覺十分的薄嫩多汁,根本一點都不老。

    “我摘一個回去試吃看看?”陳西連鋤頭什麼的也顧不上了,拔出一根大蘿卜,就往家跑去。

    還沒到家門口,陳西就喊了起來,“爹,爹,你快看看!”</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