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本宮強撩侍衛以後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7章 、人間鬧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朝廷賑災的隊伍順著官道一路南下,起初趙賢還興致勃勃,然而當進了荊州北路地界,從繁華到蕭條,從雲端墜(入)(深)淵,心頓時涼成一片。

    瘟疫蔓延,百姓們居家不出,偶有三五個外出謀生,皆是布帛裹面,目光惶恐。

    周圍青山綠水,皆失了顏(色se)。

    又過了兩日,內侍盧釗登上馬車,一襲鴉青衣常服,恭順道︰“太子殿下,前面就到澧州了。因為疫情蔓延太快,知州隋安昨日已經下令封城,殿下還要去嗎?”

    “封城?”趙賢蹙眉,“只進不出?”

    盧釗點頭,“殿下說的對,這個時候進城很危險,不如在百里外的鄴縣坐陣,那邊沒有瘟疫,百姓也少,相對安全一些。”

    “這不是胡鬧麼?萬歲派我來巡察,我怎能跑隔壁縣去?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出的什麼餿主意!”趙賢瞪他一眼,“傳我令,盡快前往澧州!”

    自古以來,瘟疫肆虐時,封城是最有效得解決手段,將病原與外界阻隔起來,然而城內就成了修羅場,多數是光景蕭條,自生自滅。

    盧釗服侍太子十年,自然知道太子的心思,期望通過這次賑災扭轉朝廷對他的偏見。然而現在進城就如同飛蛾撲火,成則好說,敗則國本動搖,代價太大,何況當今外歲也只是讓太子來走個過場,大可不必如此較真。

    “殿下,請听奴才一言,不如……”

    盧釗還要相勸,話沒說完,就被趙賢一腳踹下了馬車,狼狽滾到地上。

    天上烏雲沉墜,年輕的太子立于馬車之首,滿腔熱血,聲(色se)錚然︰“箭在弦上,誰都不許退縮!盧釗,若再讓我听到這般話語,你就把腦袋留在這吧!”

    一個時辰後,澧州近在咫(尺chi),巍峨的城門下衙役駐守,布帛裹面,城門大開,早有官府的人列隊等待。

    為首知州隋安(身shen)穿綠(色se)圓領官服,面罩黑布,老遠瞧見朝廷的賑災隊伍,就像看見了救兵,混沌的眼楮生出光,率人跪拜在地,“臣恭迎太子殿下!”

    叩拜聲排山倒海,在這死寂的澧州城突兀回蕩。

    賑災的隊伍沒有停留,浩浩蕩蕩進了昏暗的城門,所有人都按照規矩,遮住口鼻。

    澧州三面環山,良田稀少,本就不太富裕,因為這場瘟疫,城郭變得更加破敗。家家戶戶門扉緊閉,死氣盤旋。

    趙賢挑開窗幔,正巧看到民宅柵窗上有個小孩,扒著窗戶好奇朝外看。而抱他的女人神(色se)暗淡,像是行尸走(肉rou),一霎兩人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唯有柵窗外面的黃符隨著風飄飄蕩蕩。

    轟隆

    天邊悶雷響起,滾滾而來。

    五日後,瑛華一行人風塵僕僕的趕到了澧州。不僅有夏澤,穆圍三人也自願前來護衛,還有聶忘舒派來的幾位高手。

    前面就是城門口,幾人利落下馬,遮住口鼻。

    一路上早已听說澧州形勢吃緊,不容樂觀,夏澤意味(深)長的乜向瑛華,沉聲道︰“公主,決定好了嗎?”

    “你們呢,都想好了嗎?”瑛華踅(身shen)而望,神(色se)肅然,“進去之後,再出來就算逃兵,就地正法,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其後列隊半跪在地,朗朗道︰“屬下定當追隨公主,萬死不辭!”

    “好,我們走!”

    甬(深)的城門透著刺骨的寒,一絲人氣都沒有。守城的衙役和禁軍攔住他們,在看到公主金令後,驚愕跪拜,旋即放行。

    目送他們進城,已經駐守一月有余的衙役暗自慶幸,眼中的灰敗黯淡不少,側頭與(身shen)邊人說︰“公主殿下也來了,咱們一定會有救的……”

    半個時辰後,趙賢與瑛華在衙門正襟危坐,其下知州戰戰兢兢的佇立。隋安雖是地方官,但對面前這位固安公主早有耳聞,傳言行事果決狠辣,不留情面,一絲畏懼自心頭生起。

    他不敢怠慢,老實巴交的回稟︰“澧州今年的雨季遲來一個月,疫情爆發後連綿陰雨,又遭大風,為數不多的良田變的顆粒無收,簡直是禍不單行。現在澧州的百姓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還好朝廷沒有放棄我們,派來兩位殿下督察,臣在這里替澧州的百姓道謝了!”

    他拎起官袍就跪,面上功夫做得很足。

    趙賢卻火冒三丈,怒道︰“隋知州,你還好意思怨天怨地?百姓水(深)火熱,還不都怪你隱瞞不報!現在好了,你把疫情拖延的不好收場,孤看現在就應該法辦了你!”

    自打到了澧州,趙賢也沒閑著,經常四下走訪,心神屢次被震撼。

    澧州的形勢比他想象的還惡劣,城南騰出來民房用于隔離醫治,現在已經不夠用了,死的多,送進去的也多。尸體得不到及時處理,到處都是惡臭之氣。

    人員密集,藥材短缺,導致很多病患都沒有得到及時救治。宮里來的太醫迅速變更方案,大規模征用民房,又將治療瘟疫的藥投灑(入)井,為重癥病人發放湯藥。

    然而他們小看了這場瘟疫,瘟疫傳染的速度很快,僅僅幾天的功夫就四個太醫相繼感染,一人引出舊疾已經亡故。這無疑給賑災隊伍一個下馬威,挫傷了他們的自信。

    太子發怒,隋安嚇得面如土(色se),跪在地上連道“殿下饒命”。

    瑛華耳邊聒噪,按住一旁震怒的趙賢,使眼(色se)搖頭,復又看向隋安︰“隋知州,澧州的光景方才本宮也轉著看了,若說一句淪陷也不為過。你是地方官,當務之急要全力配合朝廷,安撫救治好你的子民,將功補過。日後本宮尚可為你美言,免你一死。”

    “是!微臣遵旨!”

    待隋安下去督察後,趙賢忿忿不滿︰“皇姐,為什麼不(殺sha)了他,好給百姓一個交代?”

    “隋安在這里當了十幾年的知州,了解這里得風土人情和百姓,(殺sha)了他對我們不利。”瑛華看向衙門外昏暗的天,嘆道︰“現在這個情況,就怕百姓騷(sao)**m。”

    瑛華的擔憂不是平白無故,一個月後,疫情沒有得到控制,然而澧州儲備糧食和藥材都已經告急。

    還好瑛華早有準備,書信過去朝廷放糧,走的是易安堂的販鹽商路,由易安堂和朝廷一起押運。然而一來一回,總是需要時間。再加上大軍出征,半月前已經跟黨項交戰,軍餉為首,能分撥給他們的糧食並不多。

    爐灶見底,救濟不夠,民眾情緒失控,更有傳言天災降至,百姓們涌(入)街頭,澧州亂成了一鍋粥。

    知州隋安(親qin)自安撫,奈何百姓們求生心切,壓根不听。無奈之下,隋安只能采取(強qiang)(硬ying)措施,官兵和百姓們起了沖突,更是激發了百姓的怨念,不分老少迅速聚集,準備向城外逃難。

    關鍵時刻,太子和公主出面,站在澧州巍峨的城門上,凝視著其下蜂擁的百姓。官兵拿著長矛和盾牌圍成了一條防線,堵住城門,兩批人就這麼對峙起來。

    隋安在城牆上牟足盡頭的喊︰“大家都靜靜!稍安勿躁!太子和公主來了,請听他們一言!”

    周遭喧鬧吵嚷,成年人的謾罵聲,小孩的哭喊聲,此起彼伏,湮滅了隋安的聲音。望著城門下近乎瘋癲的人們,趙賢捏緊拳頭,上前大聲喊︰“孤是大晉的太子!!奉旨在澧州督察,諸位請听孤……”

    他話沒有說完,人群中就有叫嚷起來︰“都是這個太子害的!我有家人在京城,據說太子成日荒(淫yin)無度,必是震怒了上蒼,降下災難于我們!都怪他!”

    “對,都怪他!還有臉來賑災!”

    “快打開城門,放我們出去!朝廷靠不住,讓我們自求生路!”

    眾人的話鋒一下子轉向趙賢,一字一句化為刀子,瞬間將他割的遍體鱗傷。隋安大怒︰“鄉(親qin)們休得胡言亂語!你們是想當刁民嗎?!”

    瑛華在城門上無動于衷,任由底下人出言不遜。余光中趙賢死死咬住嘴,全(身shen)都在顫抖,天地一片虛空,在此他沒有任何立足的地方。

    不多時,瑛華覺得差不多了,太子這朵皇室里的嬌花也應該被世間百態荼毒殆盡了。

    她踅(身shen)走向駐守的禁軍,拿過他的突火-槍,朝天放了一槍。

    砰

    刺耳的響聲後,數不清的鉛丸墜落,砸在人群之中

    澧州瞬間安靜了。

    瑛華將突火-槍交還禁軍,上前幾步,雙手扶在城牆垛口上,“大家靜一靜,听本宮一言!這場瘟疫不是上天的責難,而是天降大任,是對我們的考驗!因而本宮和太子(親qin)自來到澧州督察疫情,並為此做了充分的準備!糧草和藥材短缺,但也只是暫時的,我們的商路正在往這邊送糧,藥材也從周圍搜羅著。因為近期大雨滂沱,耽擱了幾日,還請諸位稍安勿躁,不要聚集,免得疫情擴散!”

    “前些時日,太子夢到神龍,神龍告訴太子要與百姓共患難,疫情開春就會消散!本宮與太子已經決意,疫情不退,我們不走!這次本宮顧念大家驚慌,若以後再有人妖言惑眾,妄圖沖卡出城,休怪本宮不客氣!”

    “周圍城鎮都已經封鎖,沒有人會接收來自澧州的難民,你們出城無吃無藥,在半路上會死的更快!既然橫豎都是死,那本宮不介意提前送你們一程!”瑛華頓了頓,眸(色se)冷冽,看向隋安說︰“隋知州,從現在開始你數到十,再不回家的刁民,格(殺sha)勿論!”

    一直沉默佇立的夏澤手一舉,禁軍齊刷刷俯于垛口,手持突火-槍和弓-弩,對準其下的百姓,槍上膛,弓弦彎,蓄勢待發。

    隋安一愣,戰戰兢兢喊︰“一!二……”

    下面的禁軍開始驅散,有人帶頭往回跑。人群頓時亂了,數到九時,大家如鳥獸散盡,驚惶逃竄。

    危機解除,隋安奉承道︰“還是公主威儀倍出,臣佩服,佩服!”

    “隋知州謬贊了,本宮不過是耐心少,不听話的(殺sha)掉就算了,何苦放在眼前討煩呢?若是百姓造反,怕是仁慈者也會跟著遭殃呢。”瑛華似笑非笑的提點著。

    隋安頓時了然,這是責怪他執行不利,手腕不夠(強qiang)(硬ying)。他緊張道︰“殿下放心,臣絕對加(強qiang)監管,將這種苗頭扼(殺sha)(干gan)淨!”

    回到衙門後,趙賢一直心神不濟。瑛華遣散眾人,替他倒了杯茶壓驚。

    十月的天,朔風冷寒,灌進廳堂讓人為之一凜。趙賢回過神來,面上幾分痛楚,幾分沮喪︰“皇姐,這真的怪我嗎?真的是我引起了上天的震怒嗎?”

    瑛華笑笑,“究竟怪不怪你,這已經不重要了。以後你要記住,(身shen)為天子要保護你的子民,子民有難,那天子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更不能因為(身shen)居高位,就不知人間疾苦,切不可做一個‘何不食(肉rou)糜’之人。”

    趙賢垂眸,半天才說︰“我知道了……”

    “賢兒,現在不是垂頭喪氣的時候,打起(精jing)神來。”瑛華揉揉他的發頂,“我會跟隋知州商議好,明日你去開壇祭天。”

    翌日,太子攜澧州官員在五神廟祭天。

    五神廟乃是澧州本地香火最盛的地方,院中立著石柱,而這石柱之下傳說就是龍眼,直通東海,可以保他們風調雨水。

    祭祀過後,碩大的方鼎香煙裊裊,石柱之上忽然有龍形盤出,在場眾人皆是震顫,連呼此乃吉兆。

    這個吉兆是瑛華提前動了手腳的,派人用特制的藥汁畫上,預熱就會變(色se)現行。

    人在大難無解時,偏偏就會迷信起來,祭天神龍現(身shen),再加上公主在城門的喊話,說太子夢見神龍,瘟疫會在春季消散。兩廂一聯系,百姓和官員皆受鼓舞,就連趙賢也信以為真,(干gan)勁十足。

    半月後,易安堂的醫者跟宮中太醫起了沖突,一個主張全面排查病患,妥善安置,一個則主張按部就班。

    隋安一個外行人勸解不住,這堆人又鬧到了瑛華那里。

    成月的勞累,須發花白的張溫滿臉疲憊,“殿下,按照太醫院的思路來,怕是這座城最後要滅(干gan)淨了,必須要改一改。”

    “胡說!”太醫院提舉張攀不服,“爾等江湖郎中,豈能如此大放厥詞?太醫的治療都是按照古往今來治療疫情經驗所來,哪里錯了?”

    “江湖郎中?”張溫捋著胡子,冷哼道︰“張提舉未免卸磨(殺sha)驢了,治療時疫的藥方是我們聯手研制的,如今又看不上我們了?”

    張攀也覺得自己失言了,改口道︰“張老對醫書古方的研究的確比我們更(深),但您提及得這種方法並不可行。現在人手本就短缺,治療現有病患已經捉襟見肘,若分出人去逐家逐戶的排查,肯定不現實。”

    “前些天百姓騷(sao)**m,必當有很多人染疾。若不全城排查,疫情將會綿延不斷,來一個治一個的話,以我們現在的物資,無法支撐長久。”

    最後瑛華下了裁決,將東西城分開,東城安置重癥,西城安置輕癥和無癥,所有衙役人員分成六組,全部參與排查,由太子和公主帶隊。

    排查開始後,真的印證了張溫的說法,騷(sao)**m後大量的人員染上瘟疫,有發病快的一家人都命喪黃泉。

    幾天過後,尸體在城北堆成了小山,化為一縷青煙,魂歸天際。

    一晃到了新年,京城依舊張燈結彩,大晉各地都是喜氣洋洋,唯獨澧州附近猶如人間煉獄。還活在這座城的每一個人,心里都長起了一層(硬ying)痂,隨著不斷的生離死別,(硬ying)痂越來越厚。

    初一飲了屠甦酒,大家各就各位,照顧病人,排查,熬藥,分發食物。

    醫者損耗,人手急缺,瑛華和趙賢他們也早已不在衙門坐鎮,(親qin)力(親qin)為的參與著這場與瘟疫的對決。

    沒有笑聲,沒有交談,所有人眼里的光都消逝了。

    宣昭帝下旨讓子女回朝,而這個時候撤退,澧州便會潰不成軍。之前所有人的努力,所有逝去的醫者,又該如何給他們交待?

    瑛華和趙賢拒絕了,依舊堅守在最前線

    再熬一熬,春天就快來了。

    澧州還有希望。

    正月十三,杜漸染疾。十多天後,人已經奄奄一息。

    瑛華裹上厚重的面巾,去看他時眼神空洞,“杜漸,你再堅持堅持,若你死了,翠羽怎麼辦?”

    “殿下……把這個還給翠羽……”杜漸氣若游絲,將腰間變了(色se)的香囊交給她。

    熊熊烈火燒起,映紅了瑛華的眼楮。夏澤緊緊抱住她,兩人凝著杜漸慢慢變成焦黑一塊,眼珠都沒轉一下。

    塵歸塵,土歸土。

    二月初二,龍抬頭。

    數月的勞累和壓力讓瑛華(精jing)神恍惚,在運送一位重癥病患時,對方在難受掙扎中扯下了她的面罩,急咳出的污血噴她一臉。

    空蕩蕩的街道上,她拎著面罩,漠然回(身shen)。

    夏澤一直在照顧後面的板車,余光瞥到她,順勢而望,(深)邃的眼底浮出驚惶和絕望。他迅疾跑過去,(擦)掉她臉上血,將面罩重新給她戴上。

    “沒事,不會有事的,別怕。”他輕聲安撫,將瑛華緊緊抱在懷中,淚從眼角滑落。

    在這之後,瑛華被隔離起來。

    趙賢痛苦萬分,專門給她騰出一間民房,而夏澤執意要留下來照顧她。

    命運沒有眷顧他們,瑛華毫不意外的感染了,僅僅五天過去就(胸xiong)悶憋堵,全(身shen)無力,人已經下不了(床chuang)了。

    “我是不是快死了?”瑛華眼神黯淡,望著灰黑的屋頂,“我留了一封信在翠羽那里,如果我死了,她會幫我轉交給父皇。等你回京後,父皇就會把你調到江南當一個閑散小官,你娶一房妻妾,好好過日子吧。”

    她囁囁交待著後事,夏澤泣不成聲,“別胡說!你不會死的,我守著你,你會好起來的。你不是說開了春瘟疫就消失了嗎?都堅持這麼久了,不要放棄!”

    “可是我真的好累。”瑛華烏睫顫了顫,“我現在才知道,活著比死難……”

    二月十日,昏睡多天的瑛華忽然好轉,(身shen)體利落,也能下(床chuang)了。

    然而夏澤高興不起來。

    瑛華也知道,自己怕是回光返照了。

    外面是難得的晴天,陽光從窗欞照進來,投下一簇簇明亮的長影。夏澤已經消瘦了一圈,瑛華(摸mo)(摸mo)他的頭,憔悴的臉上浮出一絲笑,“怎麼感覺,你變邋遢了?”

    心愛的女人兩次遭到劫難,難道重活這一次就是為了受罪的嗎?夏澤想不通,也不敢問。

    好半天,他擠出笑,嗓音暗啞道︰“公主,我們成(親qin)吧。”

    沒有香煙縹緲,沒有燈燭輝煌,樸素的民房里,二人拜了天地,以茶代酒,合巹交杯。

    瑛華抬頭看他,沉寂已久的雙眸盈盈然點亮。

    “這算不算是給我沖喜了?”她揶揄一句,面罩之下唇角彎起,“謝謝你圓我一個心願,我愛你,郎君。”

    夏澤定定望著她,仿佛又回到了初見。她在比武場上明艷如花,所有的風景都不及她。那時他抬頭,或許就已情根(深)種。

    “娘子,我們不會分開的。”

    好看的瑞風眼柔情似水,他將自己的面罩摘下,又向瑛華伸出手。

    瑛華反應過來已經遲了,遮住口鼻的巾帛已經墜落,猶如翩然的落花,搖搖曳曳,歸于大地。

    “你這是(干gan)什麼?”瑛華抬手捂住嘴,迅疾後退,“你瘋了!”

    夏澤上前拉住她,將她箍在懷中,俯(身shen)噙住了她的唇。他已經太久沒有(親qin)吻過她了,無比懷念她的味道。嬌軟,溫暖,如糖似蜜,讓他魂牽夢縈。

    久別重逢的柔情讓瑛華怔悚,她使勁掙脫,卻被他逼得更緊。

    為什麼他還是這麼傻,早知道還是這個結局,或許當初就該放他遠走高飛。

    淚如泉涌,將她淹沒。

    瑛華一時惘然,被他生拉(硬ying)扯,淪陷紅塵。恍惚間,听他柔聲說

    “生而同衾,死亦同穴。”

    翌日,瑛華呼吸漸衰,很快陷(入)昏迷。夏澤用嘴喂藥,然而都被她吐出來,吞咽都成了困難。

    張溫來號脈時老淚縱橫,叩拜在地,跌跌撞撞的離開,猶如燃著的燈,踽踽等待油盡燈枯的那天。

    夏澤趴在(床chuang)沿,握著她的手,一遍遍哭喊著她的名字。疼痛如洪水開閘,在心里洶涌咆哮,每一寸肌膚都在哀戚。

    朦朦朧朧間,有不少人在外面痛哭叩拜,聲音飄渺,仿佛來自天際,經久不息。

    夜(色se)漸濃時,夏澤眼眶紅腫,下頜早已生出胡茬。抱著最後一絲僥幸,他從瑛華的包袱里翻出來一個錦盒,拿出里面的藥丸,放進了她的嘴里。想盡辦法,讓她吞了下去。

    時間流逝,瑛華的指尖微微泛青。夏澤握住她的手,貼在他的臉頰處。

    視線的末端,方桌之上擺著一尊釋迦摩尼涅像,悲天憫人,遙望著世間萬象。

    千里之外的蕭關大營,張闌楚倏然驚醒。夢中人娉婷道別,他不知道她要去哪里,追也追不上。

    已經四個多月沒有消息了,他派人打听過,澧州的形勢還沒有好轉。心間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他(強qiang)忍著肩上刀傷,踉蹌來到營帳外,遙望南方。

    墨黑的蒼穹,似有春雷滾滾。

    作者有話要說︰ 老規矩,追更的寶貝們留評拿紅包∼準備收尾,請假兩日整理大綱,周四見,鞠躬。

    因(抽chou)獎規則更改,無法(抽chou)獎,這一章到完結章留言的寶貝都是大碼紅包∼

    順便做一下廣告︰《指揮使還要當本宮的刀》求個搜藏麼麼∼【腹黑女vs下堂高嶺之花】有火葬場,有修羅,有甜。

    貼個小片段︰

    “臣多謝殿下幫忙送奏疏了,不過……”晏棠走到她(身shen)邊,取出錦盒里的發簪綰在她烏髻上,無甚喜怒道︰“臣一心為殿下著想,結果殿下在背後捅臣一刀,真是讓人心寒。”

    美人遲疑抬眸,兩人皆是如玉(身shen)姿,遙遙相望,好一副郎情妾意的模樣。

    事已至此,李映柔不想也沒必要再偽裝下去,琵琶袖一垂,小巧的手銃滑落在掌心,皓腕輕抬,直接抵在了晏棠額前。

    “晏大人,你(身shen)為朝廷從三品大員,卻屢次調戲長公主,看來是陛下給你們的權利太大了。陛下忍你,我不忍。”她頓了頓,寒聲道︰“從今往後,你要是再敢冒犯我,我就打爆你的狗頭!”

    上膛的聲音傳來,晏棠略一詫啞。

    在他意味不明的注視下,李映柔左手拔出頭上發簪,抬起胳膊,將發簪(硬ying)生生(插cha)-進他的烏紗帽里。

    陽光傾瀉,在青石地上投下斑駁的樹影。

    李映柔收了手銃,笑靨叢生,“這麼漂亮的發簪,送給我簡直是暴殄天物,晏大人戴上,才叫一個貌美如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