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清穿之嬌艷媚人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 23 章
<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咳。+++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sto123.cc”清了清嗓子,示意她好生解釋一下。

    姜照沖著小庶妃擺擺手,示意她出去,這才輕笑著走過來,軟語道︰“您不忙了?”

    看著康熙似笑非笑的眼神,她有些心虛,想了想又覺得莫名其妙,她懷里摟的是香香軟軟的小姐姐,又不是個男人,慌什麼慌,一點都不慌的。

    這麼想著,她(肉rou)眼可見的理直氣壯起來。

    康熙看的憋氣,半晌才自己把氣給咽下去,輕聲細語問︰“看什麼呢?”

    姜照雙手奉上自己手中的話本,《風流書生俏狐狸》幾個字印在頁眉,瞧的特別清晰。

    “就天熱懶得出門,隨便看看。”姜照輕聲道。

    說起這個,她就有些心虛了,因為這有些不大純潔,里面有些晦澀描寫,沒有明說,卻也能一眼瞧出來。

    康熙隨手翻了一下,姜照看過來,眼皮子就是一抽。

    離她印象中的描寫非常近,不過事情沒有那麼巧,應當翻不到。

    她這個反應,讓康熙心中起了疑惑,索(性xing)安安穩穩的坐在書桌前,細細的看著話本。

    姜照無言以對,吾命休矣幾個字,在腦海中轉悠個不停。

    看著他一頁一頁的翻,瀏覽的非常快速,再翻一頁就要到不純潔的地方了,姜照趕緊摁住手,軟語道︰“這些話本都是亂寫的,莫污了您的眼,瞧著外頭的夕陽不錯,咱出去溜達溜達?”

    她故意壓低了嗓說話,那聲音更是好听的一塌糊涂。

    康熙眸(色)深了深,卻沒打算放過她,甚至心中明了,他馬上就要探到真像了。

    又翻了一頁,果然瞧見了不一樣的東西。

    “那姑娘目若點漆(紅hong)唇微張,身上的薄衫被層層揭下,(露)出里頭薄如蟬翼的肚兜來……”剩下的他沒有念,就這麼慢條斯理地看著姜照臉頰一點點紅起來。

    先是從臉頰開始,染上清淺的紅暈,再慢慢的暈染,最後蔓延到耳根。

    她白玉一樣的肌膚,染上這(艷yan)麗的顏(色),渾似美玉。

    康熙要說的話,都卡在喉頭,出來的又輕又軟︰“你若是喜歡,朕叫人做了來。”

    他原本不是要說這個的,可要出口的斥責,怎麼也(脫tuo)不了口。

    姜照紅著臉垂眸,小聲道︰“隨手拿的,誰知道就……”

    康熙用食指抬起她精致的下頜,一臉的風雨欲來︰“你方才,跟那小庶妃一道看這個?”

    他差點都忘了這一茬。

    姜照想了想,不知道該怎麼破局,這跟小庶妃一道看個話本,誰知道里頭有這樣的描述,看到的時候,兩人是匆匆略過的,畢竟她對女人沒興趣,並不想知道女人穿上那樣的肚兜是多麼誘人。

    若是放在書生身上,她說不得還會多看兩眼。

    而那個小庶妃,就純粹是個意外了,她喜歡對方清湛湛的眼神,跟受驚的小兔子似得,那小細腰也柔韌的緊。

    她無意間(摸Mo)了一下,覺得手感很好,便耍了一下流氓。

    誰知道正好被康熙瞧見了,讓人辯解的話都說不出來。

    “皇上。”她剛一張嘴,對方那冷厲的眼神便掃了過來。

    現下康熙已經是個成熟的帝王,他不怒自威,這樣心情不虞下板著臉,更是威嚴的一塌糊涂。

    他是一個合格的帝王。

    姜照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最真切的體會到什麼叫帝王無情。

    她突然就有些意興闌珊,臉上所有的紅暈潮水般褪去,透出幾分瓷白來,她垂眸福身,低聲道︰“是嬪妾行為不端,但憑皇上責罰。”

    康熙對她的好,讓她心中生出幾分不切實際的縹緲想法來。

    來到這大清,她沒有一個熟悉的人,而康熙作為皇帝,擁有這個世界上最豐厚的物資,和獨一無二的權勢。

    這樣的一個男人,卻仍是願意小意的哄著她,慣著她,要什麼給什麼,鮮少有說不的時候。

    都說她得寵,如今瞧來,確實如此。

    掐滅心中不切實際的幻想,姜照心里到底有些難受,除了田田之外,康熙是她接觸最多的人,也是情緒所系最深的人。

    女人對于康熙來說,就是傳宗接代的工具,供他玩樂所用。

    姜照斂袖行禮,端莊的不成樣子。

    她這會兒心里有些難受,面(色)愈加不好起來,那瓷白里頭加了幾分蒼白。

    康熙看了她兩眼,到底不忍責罰,甩袖而去。

    東偏殿一片寂靜,今日萬歲爺一來,這面(色)就有些不大好,瞧了姜貴人行事之後,更是怒極。

    她這里有無數雙眼楮盯著,一時間都臉(色)各異起來。

    姜貴人果然是個不長久的,這才月余功夫又失寵了,不過這對于後宮妃嬪來說是好消息,她的位置空出來,總要有一個人來填的。

    郭絡羅氏心里也波動起來,但是想著皇上都氣成那樣了,也沒見凶姜貴人一句,心里那股氣頓時卸了,還是再瞧瞧,一時半會兒的,哪里能下定論。

    一連三天,康熙都沒有到東偏殿。

    這樣的事情,在以往是從來沒有(發fa)生過的。

    眾人心思頓時活泛起來,翊坤宮的小庶妃倒還好些,其他宮里頭,不歸姜照管轄的,就開始有意無意的說些話來笑她。

    姜照原本心情就不太好,听了這個,更加不高興。

    再加上這天熱的人難受,又燥又熱,動一動就要出一身汗。

    偏還不能穿清涼點,只能裹的嚴嚴實實,就連脖子上的肌膚都不能漏一點。

    若是關上門窗,(脫tuo)掉衣衫穿上琵琶衫倒也涼快,可不透氣也讓人不舒坦。

    左右就是不痛快,姜照冷著臉,帶著白蒲回了東偏殿,將門窗都打開,自己打扇降溫。

    貴人是有冰例的,但是那麼一小點,用不了多久就化完了,剩下的就全靠熬。

    康熙不來,這宮里頭便不再熱鬧,她也難得清靜,認真的思索玻璃方子,這東西她就記了個大概,沒有完全把握,還是要經驗豐富的匠人細細摩挲。

    但是她盡可能的想完善點,到時候試驗起來,也少走彎路不是。

    郭絡羅氏過來,笑吟吟的給她逗悶︰“貓狗房里頭添了新丁,您可要去瞧瞧?”這貓狗房也算是後宮妃嬪最深切的撫慰了。

    不管你有寵無寵,養一只屬于自己的貓貓狗狗,心理上也有個著落。

    這後宮寂寞,只要你失寵,就有無數的漫漫長夜,一點一點等著你熬。

    姜照一听,果然起了些興趣︰“剛下的崽?”

    “滿月了,可以抱了。”若是不能抱,她現下說來無用,豈不是惹人不爽。

    想了想,剛滿月的小崽崽,能萌到人肝顫。

    “成,走。”她率先起身,往御花園方向走去,這貓狗房偏僻,就在這地方。

    郭絡羅氏心里高興,能哄住姜貴人開心,就是她的本事。

    恰巧今兒天陰,沒什麼日頭,不用打傘,手里頭執著團扇出門就挺輕快的。

    螽斯門。

    看到這個牌匾,姜照有一瞬間的恍惚。

    皇家意圖,在這個牌匾上體現的淋灕盡致,教人想有點僥幸都不成。

    姜照抬眸,怔怔的盯了幾分鐘,輕嘆一口氣,正要走開,就听郭絡羅氏妙曼的聲音響起︰“給皇上請安,皇上萬安。”

    她條件反射的跟著行禮,一回眸就見一道熟悉的蒼藍(色)身影負手而立,腰間系著一個青竹荷包,和衣裳有些不搭,繡工也不大好。

    吸了口氣,姜照垂眸。

    那是她繡的荷包,她千選萬選才挑了青竹來繡,畢竟(色)彩變化不大,可以用稍微粗一點的線,也不怎麼考驗技術。

    那下頭的絡子還是宮女教給她的,也算是精心縫制了。

    如今被妥帖的系在腰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