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清穿之嬌艷媚人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 21 章
<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兩人說說笑笑,一時間氣氛融洽極了。+++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sto123.cc

    門外傳來請安聲,就見一個宮女滿臉喜(色)的跪在垂花門邊,揚聲道︰“延禧宮江貴人方查出有孕三個月,特來報喜,望公公跟皇上通傳一聲。”

    田田听她說完,恨不得將她捂了嘴拖出去。

    早不報喜晚不報喜,偏萬歲爺進了東偏殿她來了,存的什麼心思,打量他不知道。

    看著窗內映照出兩道人影,他肅容往內室走去。

    垂眸稟報了,就見姜照低垂下眼眸不吭聲,他頓時心疼的跟什麼似得。

    原以為主子得寵,這日子就好過了,誰知道又鬧這麼一出來。

    康熙也有些愣怔,有孩子自然是令人喜悅的,可見著姜照羽睫輕顫的模樣,他心中不忍,摟著她細細的哄︰“朕多努力努力,你很快也會懷上的,畢竟門口的石榴花都開了,這是好兆頭。”

    “嗯。”隨意應了一聲,姜照透過窗格看著外頭的小宮女,不高興的鼓著臉頰︰“幸好嬪妾下不去手,上次打的是手,礙不著胎兒什麼事……”

    說著說著,她神情愈加落寞起來︰“原來,您偷偷安慰她了呀。”

    她知道沒這回事,故意這麼說的,畢竟這一個月左右都是她在侍寢,是有目共睹的事,若康熙真去了旁處,必然有人來告訴她。

    不管是真心替她難過,還是來踩她一腳,這消息定然是瞞不住的,妃嬪對皇上有特殊的雷達,只要進了後宮,就不可能毫無風聲。

    可這會兒還這麼說了,就是借著拈酸吃醋來暗示他。

    “此話從何說起?朕安慰她作甚?”康熙有些不滿。

    說起這個,姜照表示自己有話說。

    “上次打她,不過十日有余……”說話說一半,以康熙多疑的(性xing)子,比她還會腦補。

    再加上她剛剛起復沒多久,曾在乾清宮瞧見康熙厭惡她的樣子,說明不是一時半會失寵的。

    所以江北晚挨打當時,應當是知道自己有孕信兒的。

    “你呀。”康熙回過味來,捏了捏她嫩白的臉頰,不由得失笑。

    長進了,知道給仇人上眼(色)了。

    姜照別開臉,假情假意假溫柔的開口︰“您去瞧瞧江妹妹吧,省的她胡思亂想。”

    “姜妹妹?”康熙俯身湊近了她,笑道︰“確實是好妹妹。”

    這話一出,姜照就不愛听了,扭身一甩晶進次間去了,懶得搭理他,且找他的好妹妹去。

    康熙跟著來次間,見她趴在(床chuang)上,不由得來戳她︰“行了行了,不是那大肚人,就別說大度話。”

    “嚶。”姜照裝哭。

    康熙無言以對,來哈她癢癢,一邊沖著外頭笑道︰“朕知道了,叫她回去。”

    江庶妃安的什麼心,他也知道,可越是這樣,他就越心疼姜貴人,這姑娘心眼少,就連做戲都做不全。

    要是他中途走了,明兒不定被怎麼嘲笑,以她那(性xing)子,跟人(干gan)架又(干gan)不過,只有自己吃虧的份。

    小宮女臉(色)白了,她今天來就是要帶走皇上的,畢竟江庶妃都有身孕,還帶不走萬歲爺,那豈不是說她辦事不利,這往後還怎麼在延禧宮做事。

    哆嗦著嘴,被田田惡聲惡氣的請出去,她眼圈里包著淚,有點不敢回去了。

    看著她走出翊坤宮,田田這才松了口氣,他不忍小主兒心中有絲毫不虞。

    他永遠忘不掉,那日月光下,小主兒眉目盈盈,和他一道蹲在地上煮薺菜糊糊。

    明明如今山珍海味他不缺,可那糊糊的味道,對他來說,比什麼都好吃。

    難以忘懷。

    ……

    他一腔少男心事愁腸百結,卻不知室內氣氛也有些緊張。

    作這種事,要講究度。

    但是姜照不知道康熙的底線,有心想試探,看著他忍耐的眼神,她就知道,該使出(殺sha)手 了。

    哭。

    跟江庶妃學的,默默掉淚梨花帶雨,不求哭的淒慘,只求姿勢優美惹人憐惜。

    她撲在康熙懷里,白皙的手指緊緊捏著他肩頭衣裳,那默默垂淚的樣子,果然讓康熙眸中怒意消散。

    計劃通。

    姜照在心中給自己比了個心,高高興興的接著流眼淚,這也是一門技術,心里笑面上哭,她使了老鼻子勁兒了。

    “好了好了,你呀。”康熙拿她沒轍,也知道她是真傷心,心里憤怒散去,又有些高興。

    她是真真把他放在心里,他不過皺皺眉,她就擔心的哭起來。

    他若是高興了,她比他還高興。

    “萬歲爺。”姜照啞著嗓出聲,還帶著淡淡的鼻音,她微微抬眸,用被眼淚洗過的眼眸望著他,那千言萬語都在眼神中,一時間矚目極了。

    康熙原本就稀罕她這個樣,這瞧了之後心里那股氣就徹底散了。

    “只要你乖,旁人有的,你都會有。”他低聲承諾。

    “嗯。”甕聲甕氣地應了一聲,姜照見好就收,不好意思地拿帕子擦拭眼淚,被康熙掰著肩膀瞧了一眼,自己也覺得羞赧,小臉兒通紅一片。

    重新抽了新帕子蓋在臉上,她不肯再(露)面,直踢騰腿,不肯讓他靠近揭帕子。

    “羞什麼,朕瞧瞧你眼楮腫了沒?”她越是躲,康熙越是想看。

    兩人一來我往的,直接將她鬧得衣衫散亂花枝亂顫。

    康熙瞧著瞧著,眸(色)就幽深起來,她顏(色)好,一直都是媚眼如絲活潑靈動的,這般哭過後,眼楮跟雨過天清的春日一般,嬌嫩又新鮮。

    也愈加的惹人憐惜,更別提這小臉紅紅的,更是染上幾分(艷yan)(色)。

    這般躺在榻上,在你懷里衣衫不整,那微微張開的衣領都是邀請。

    白嫩嫩的肌膚被錦衣蹭的微紅,康熙眸(色)深沉,撫上那抹輕淡的紅痕,到底沒耐住,用唇加深了那抹紅。

    她身上所有的顏(色),都應該是他填上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