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綜貓系大佬以紅顏核平橫濱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女裝了解下
<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然而,已經因為模因污染開始有點智障的蠢貓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熱門耽美小說:   www.sto123.cc

    他催促道:“快點兒!你快點兒去鋸!留個聯系方式之後,趕緊帶著雕像腦袋走人!”

    兵部:“……”

    雖然不知道這貓到底在想啥……但行叭,反正吃虧的也不是他。

    不得不承認,英伯拉罕王儲的雕工是真的很不錯,將少年眉眼間帶著淺淡笑意的模樣雕刻得栩栩如生。

    淒慘的經歷了人生三大**(被背叛,死親,死友)的兵部京介,已經成長(黑化)了許多。

    為了復仇,也算是**如麻的他罕見的遲疑了。

    “你確定就在一旁看著,不回避一下?”兵部有些躊躇的看向身邊的銀發少年,“畢竟這個雕像和你真人差不多,看著自己被斷頭,多少也會感到害怕吧。”

    “不,大概會感到很痛快,松了一口氣吧。”

    害怕什麼?他高興還來不及!再也不用擔心被人發現了!只要沒有了頭,這個令人羞恥的半l雕像和他月見千夜有什麼(關guan)系?

    千夜他完全不慌,甚至還有點美滋滋。

    “你快點動手啊!這麼優柔寡斷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然而這話到了別人的耳朵里就變了個味兒。

    “小家伙,不,千夜,雖然超能力者大多命運坎坷。會被世人排擠,被親人拋棄,被朋友背叛,但是總有一天我們超能力者會建立起屬于自己的國度,每個人都會過上幸福的生活。”

    這麼說著,兵部抬起手,(摸Mo)了(摸Mo)貓貓的腦袋。

    “所以,不要輕易放棄自己的生命。我們超能力者一定會有光明的未來。”

    兵部淺銀的瞳孔中燃起天青(色)的光芒——這是他大幅動用能力的標志。

    他一手捂住千夜的眼楮,另一只手泛起紅光,抓住雕像的脖頸凶殘的捏緊,用力一扯。

     嚓一聲脆響。

    雕像的頭部消失,橫斷面光滑平整。

    兵部收起了蕾雅石雕成的少年頭部,這才挪開了捂住千夜雙眼的手。

    “拿了東西就趕快回去。那些孩子們還在等著你。”

    千夜滿腦子想著即將見到的自家奴隸,說話時眼神都是飄飛空洞的。

    然而,這在見多了超能力兒童們慘劇的兵部看來,完全又是另一種意義,那是一種幾乎見慣了的茫然絕望。

    青年微微咬緊了牙。

    他在16歲那年死于那個血(色)的夜晚。

    在瀕死時,因為不甘和仇恨從地獄中爬了回來,並由此成為了更(強qiang)大的復合能力者。

    然而他那些並不喜歡戰爭,只是為了贏得超能力者和普通人能夠平等相處的未來的戰友們已經全都離開了他。

    唯一活下來的姐姐打算拋棄過去和仇恨,屢次試圖阻止他復仇。

    他們過去的堅持沒有任何意義。

    現在這個世界上,被發現覺醒了超能力的孩子們不是**就是被遺棄,就算是活下來,也只被當做好用的工具,毫不吝惜地使用,直到折斷在某個角落。

    五年過去,21歲的他的心中還是只有復仇和對普通人更深的憎恨。

    他對未來仍是一片茫然。

    如果有一天結束了復仇,他該(干gan)些什麼?

    出于對這個問題的思考,他在18歲時就已經逐漸放緩了復仇的腳步,大概是本能和直覺促使他給自己留下活著的意義。

    5年間,科技迅速發展,仿佛所有人都奔向了未來,只有他還停留在過去。

    但是……

    今天突然意識到……

    他應該去做一些更重要的事。

    那就是——

    憑著自己的這份力量,去幫助那些還無力反抗的孩子們。

    至少……應該在他們對世界絕望前,給予他們一個庇護所。

    他不希望再看到下一個如面前少年這般的孩子。

    “謝謝你的饋贈,我們下次再見。如果需要幫忙,就隨時聯系我。”

    確定了未來目標的兵部,揮揮手,瞬移離開了。

    感覺似乎被誤會了什麼奇怪的事?

    千夜微微偏頭,腦袋上的貓耳也隨著他的動作微微垂下一邊,軟軟的半趴在銀發間。

    “算了,反正和亂步會面就可以回去啦~”

    千夜喜滋滋的試圖將雕像隨便找個角落藏起來,為亂步到來解謎做準備。

    然而他忘記了自己那可憐的力量值。

    不僅沒搬動,還差點被絆倒。

    最後還是慘被拆卸了數次的機器管家將雕像隨便塞進了二樓的某個櫃子里

    因為雕像沒有了自己的臉,千夜也懶得再給它穿衣服。

    半l就半l唄,和他月見千夜有什麼(關guan)系?

    麼得(關guan)系!

    “咦?underworld,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事兒啊……”千夜若有所思,“好像還挺重要的。”

    此時,接到了短信,剛下新(干gan)線又路遇東京堵車狂潮為了趕路正被與謝野晶子扛在肩膀上奪命狂奔向千夜之前留下的地址的亂步:“……”

    “撐住啊!喵醬!我們馬上就到了!”

    亂步一邊被顛的吐魂,一邊對著終于被打通的手機發出吶喊。

    千夜:“……”

    他默默合上了手機蓋。

    哦,原來是忘記了這件事啊。

    “總而言之……”

    生活不易,千夜嘆氣。

    “underworld,把倉庫里你的備用(身shen)體們先搬出個10個8個,弄的狼狽一點扔在前廳,務必讓亂步一進門就能看到。房子就先不修復了,就這麼擺這兒。”

    “把所有的機械女僕都給我喚醒,讓她們全去廚房準備點心。”

    “如果讓亂步知道,他費了這麼大勁兒(坐列車),遭了那麼多罪(被扛在肩上晃得要吐)跑過來救我,結果卻沒派上用場,一定會跟我鬧別扭的。所以安慰用的點心烤出來越多越好。”

    于是,在一場激烈的戰斗後。

    被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了一番的千夜做的第一件事不是休息,而是和自己家的女僕們一起進了廚房。

    亂步的心意他很感動。

    但是……希望他沒有為了找外援把事情告訴太多人。

    唉。

    養兒不易,後媽嘆氣。

    “主人,其實我有個更好的主意。”

    機械管家湊到千夜的耳邊庫索西簌的說了一通,將新聞網站首頁的某個頭條發給了千夜。

    驚爆!東京**狂出沒!反(性xing)別開膛手杰克!

    j(殺sha)多名俊俏少年,還將尸體換上女裝!

    千夜:“……”

    他沉思,他咬牙,他一拍桌子決定——

    (干gan)了!

    就這麼辦。

    萬萬沒想到千夜這份決心的underworld頓時驚了:“……主人,要不您再考慮下!”

    他真的只是想搞下惡作劇,想更多的看到主人苦惱糾結的樣子。

    只是……他猜中了開頭,卻沒有猜中結尾。

    千夜沒再搭理他,直接入侵j局的數據庫,如同逛自家後花園般,直接將案件詳情調了出來。

    受害人的尸體最後都被換上了熱播動漫cs天使中,人氣女配角常穿的正紅(色)旗袍。

    還是那種為了吸引宅男觀眾所以不太正經偏向情(qing)趣,開叉比較高的……旗袍。

    由于underworld其實算作是改造後的異能力(主體是被量子化寄托在千夜的異能力中),他和千夜兩人實際上是共享腦內網絡的。

    兩人同時吐出了一串:“……”

    這個**……還挺會玩兒啊……

    千夜微笑著一邊將照片上的旗袍構造出來,一邊開始追查那個會玩的變態,準備一會兒就將他救出苦海,送進監獄贖罪。

    這年頭變態這麼多,不僅女孩子危險,男孩子也開始不安全了。

    片刻後。

    花紋精致的正紅旗袍已經擺在了千夜面前。

    雖然之前確實下定了決心,但看到實物真要開始穿時,千夜還是不由的猶豫躊躇起來。

    他掃了一眼亂步的位置。

    發現大概還有10分鐘就能趕到。

    而亂步之前似乎還呼叫了在東京出差的國木田獨步,國木田正在飛奔前進,還有8分鐘到達戰場。

    千夜深吸一口氣,本來猶豫躊躇的目光緩緩堅定。

    崽兒都已經這麼拼了!

    被扛在與謝野小姐身上硌到吐魂還不肯下來緩緩,他還有什麼可猶豫的!

    不就是女裝嗎?

    同為貓系生物,深知貓科的尊嚴不容侵犯的千夜,為了有些傲嬌的亂步,果斷抓向了面前的x感旗袍。

    少年本就如上等的白瓷般清透瑩潤的皮膚,在鮮(艷yan)奪目的正紅襯托下,更如冰雪般純淨通透。旗袍的開叉直到腿根,(露)出了那雙修長直勻曲線完美流暢的腿,y遮不遮y漏不漏的絕對領域在行走間若隱若現,留下無限遐思……

    就算他只是人工智能,但也被灌注了人類的審美的機械管家感覺自己的電路板正在熊熊燃燒。

    如果用網絡上那些人類的話應該是——

    啊!我**!

    事已至此,千夜反而淡定下來。

    他在沙發上躺好,讓underworld幫忙重新將剛(脫tuo)困不久的手腳綁起來,為了戲份逼真,還給自己臉上噴了點**。

    反正會是國木田獨步先趕到現場,演戲演的差不多就可以了。

    畢竟想騙過亂步,重頭戲可不在于這種小手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