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臨淵行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小帝倏木雕泥塑般的站在那里,遲遲未動。

    外鄉人漸行漸遠,他的背後有一個血紅色的掌印,猶自向外飄散著劫灰,那是輪回聖王給他造成的傷害。

    輪回聖王那一擊極為沉重,相當于毀滅一個小小宇宙爆發的能量,再將這股能量化作神通。

    更為奇妙的是,擊傷外鄉人的這一掌所蘊藏的能量,其來源正是外鄉人自己。帝忽用混沌海水來破瑩瑩揮來的開天斧,外鄉人出手幫助瑩瑩開天闢地,把混沌海水劈開,化作一座小小的宇宙。

    輪回聖王借外鄉人開闢的這個小小宇宙,將這股能量化作自己的神通,返還到外鄉人的身上,將他重創,這正是因果輪回,報應不爽!

    這一招,體現了輪回聖王對輪回之道莫測高深的造詣,令人嘆為觀止!

    帝忽看了看遠去的外鄉人,又看了看呆立不動的帝倏,遲疑道︰“你不追?不殺了他?現在是殺掉他的最佳時機!他被聖王重傷,還要留有余力去對付聖王,我們現在出手,可以一勞永逸的解決他!”

    他興奮道︰“殺了他,騎在我們頭上做皇帝的人便又少了一個!當年是你主持斬殺帝混沌和外鄉人的盛舉,現在只要殺了他,我便還尊你為天帝!有我支持,你帝位可定,無人能反!我最服的便是你!”

    他的興奮之情溢于言表。

    小帝倏神態蕭索,萬念俱灰,茫然的搖了搖頭。

    帝忽大聲道︰“你被他說服了?你被他一句話就說服了?道兄,你連人家是真話假話都不知道,就被說服了?萬一是騙你的呢?”

    小帝倏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帝忽勃然大怒,向外鄉人的方向追去,叫道︰“你不殺他,我也要殺他!你不想做亙古不變的天皇帝,我想做!我去殺了他,我來做天帝!”

    他的身邊,百里瀆、魚晚舟等一個個分身呼嘯而起,追殺外鄉人,很快消失不見。

    瑩瑩還沉寂在自己開天闢地的壯舉之中,興奮莫名,時不時比劃一下,宛如自己猶自在開天闢地。

    甦雲開天一次,也開闢出一個小小的宇宙,差點被反噬死掉,而她卻毫發無損,並且將開天途中的感悟悉數記錄在書本中,有文字也有圖畫,甚至連道音也被她用音符記錄下來,隨時可以復現。

    “瑩瑩,快去看你家陛下吧,可能要死了。”天後娘娘憂心忡忡道。

    天後和仙後在照顧甦雲,她們二人也身受重傷,卻強行鎮住傷勢,檢查甦雲的傷,卻發現甦雲油盡燈枯,情況很是不妙。

    這一次,甦雲借劍中劍意,先後對抗邪帝、神魔二帝、帝豐,又與帝忽殊死一搏,玄鐵鐘也被帝忽拆掉,著實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天後和仙後檢查他的道傷,也只覺回天乏術。

    倘若玄鐵鐘還在,甦雲的道傷還不至于喪命,可以借玄鐵鐘內的先天一盼 5 郵怯晌奘霾考 傻目墼諞黃穡 楹隙桑 壞酆霰├Σ鸞猓 錈嫻南忍煲乓駁慈晃藪妗br />
    盡管各種部件散落一地,但里面的先天一乓丫  br />
    因此,天後才喚醒瑩瑩,讓她去見甦雲的最後一面。

    瑩瑩連忙來到甦雲身邊,只見甦雲奄奄一息,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眼看是不行了。幾個魔女正在他身邊照顧,仙後黯然問道︰“陛下有什麼遺言?”

    甦雲張了張嘴,已經說不出話來,豎起一根指頭。

    仙後落淚道︰“是想念你的長子嗎?”

    瑩瑩面色嚴肅,飛上前去,從甦雲的靈界中扯出一條破碎的大道鎖鏈,這鎖鏈是由甦雲的道則組成,道則則是由無數個細微無比的鴻蒙符文組成。

    邪帝、帝忽等人的修為太高深,將他體內所有的鴻蒙符文震斷震碎。

    “娘娘,他的意思是,他體內只有一個符文。”

    瑩瑩檢查這些道則,立刻著手,照著自己從甦雲那里抄錄來的鴻蒙符文,為甦雲重構鴻蒙,道︰“他說只要給他一個符文,他便還有救,不是說遺言。”

    仙後赧然,連忙起身。

    只見瑩瑩為甦雲重新勾連幾個完整的鴻蒙符文之後,那些鴻蒙符文便如同最勤快的“馬嘟嘟圖他他”小人兒,不斷的自我復制重構,將第一個道則編織出來。

    過了不久,第一條道鏈復甦,散發出靈動的道韻。

    甦雲的氣色好了許多,終于能夠喘息,望著瑩瑩流淚。

    瑩瑩給他擦拭眼淚︰“好了好了,不哭不哭。不就是差點死了麼?有我在,死不了。就算真死了也給你拉回來。”

    甦雲嗚咽點頭。

    又過不久,甦雲已經可以自己治療自己身上的道傷了,天後與仙後見狀,這才舒一口氣。二人沒有久留,立刻前去查看帝忽與外鄉人的戰況。

    這場大戰干系極大,她們想得到一個結果。

    至于小帝倏,則依舊站在那里,萬念俱灰,孤單的仿佛天地間只剩下自己一人。

    甦雲掙扎起身,一瘸一拐的來到小帝倏身邊,一屁股坐在地上,卻觸動了道傷,疼得直抽冷氣。

    小帝倏對他視而不見。

    “道兄,人生誰又能不犯幾個錯呢?”

    甦雲笑道︰“犯了錯,就去彌補,空自在這里傷心,又有什麼用?是智者所為嗎?”

    小帝倏沒有說話,過了片刻這才蕭索道︰“我犯的過錯,永遠也彌補不了。甦道友,你生自第七仙界,距離太古太遙遠了,沒有見過太古宇宙,你不知道那時是何等興盛繁華。”

    甦雲去過過去,只是他通過仙界之門來到第一仙界時,帝混沌已死,第一仙界正處在帝倏的統治之下。至于更為古老的時代,他就一無所知了。

    “道兄,我的確沒有見過那個時代,不如你來說說,更為古老的太古時代是什麼樣子?”甦雲在屁股旁邊的土地上拍了拍,笑道。

    小帝倏遲疑一下,還是坐了下來,坐在他的旁邊,道︰“太古時代,這里是一片混沌海,帝混沌在古老宇宙的殘骸上登陸,在此地開闢宇宙乾坤,這里曾經有一片原大陸,便是他開闢出的宇宙本源。”

    甦雲靜靜聆听,瑩瑩也跑過來,安安靜靜的記錄。

    原大陸,除了有帝混沌帶上岸的太古真神(舊神)之外,還誕生了各種各樣的種族,在這里建造了輝煌的文明。

    至于八大仙界,那時還是帝混沌腦後的八道輪回形成的光暈,光暈中各有一個規模不是很大的宇宙。

    輪回聖王在這八大仙界中向外開闢混沌,斧鑿乾坤,打造北冕長城。

    帝混沌教化撫育眾生,將另一個宇宙的文明傳播開來,原大陸與八大仙界宇宙的來往交流一直沒有間斷過,有不少人族遷徙到帝混沌腦後的仙界中開荒。

    ——這些人成為後來人族的始祖,因為論戰之後,只有八大仙界的開荒者幸存下來,其他地方幾乎所有生靈滅絕。

    “帝混沌死亡之時,將八大仙界向前切出,這才成為後來的仙界宇宙。”

    小帝倏沉默片刻,澀然道︰“我那時並不知道,他可以逆轉輪回,讓逝者復生,我只想替幸存者和逝者鏟除暴君,讓後人可以不必心驚膽戰的活著……”

    甦雲從未見過太古時代的宇宙,但僅從帝倏描述的畫面來看,便可以想象那時宇宙的宏大與不可思議。

    “道兄,亡羊補牢,未為晚矣。”

    甦雲笑道︰“復活帝混沌,不正可以挽救八大仙界的覆滅嗎?我這人笨得很,有沒有什麼膽識,也沒有多少智慧,正需要道兄你的智慧呢!你來幫助我,一起復活帝混沌!”

    小帝倏面色黯然,眼淚流下,搖頭道︰“帝混沌不可能復活,他活不過來了……”

    他突然哽咽道︰“我一路走過來,從太皇黃曾天走到玉清境清微天,從太黃開天斧查看到玉虛殿堂,三十三天證道至寶看了一遍,得到一個結論。彌羅天地塔並不能修復帝混沌的先天神刀。”

    甦雲心神大震,猛地起身,失聲道︰“不能修復?不是說帝混沌與外鄉人的大道互補的嗎?既然是互補的,只要外鄉人的大道修復了,便可以借彌羅天地塔恢復帝混沌的神刀!神刀恢復,帝混沌便可以續命!”

    小帝倏目光黯淡,搖頭道︰“續不了。”

    甦雲揪住他的衣領,將他拎了起來,惡狠狠道︰“為什麼?”

    甦雲身上還有各種各樣的傷口未曾愈合,此刻激動之下,所有傷口爆開,頓時血流如注,他卻絲毫顧不得疼痛。

    小帝倏不敢與他目光對視,側過頭去,低聲道︰“帝混沌和外鄉人論道時,他們的道法神通的確水火不容,一個講的是易,是不同,是不斷變化,一個講的是同,是萬般源流皆歸一體。這樣看,他們的道法的確互補。但是他們論戰的時候,我發現他們的手段,卻與論道的時候並不一致……”

    甦雲呆了呆,頓時明白他的意思,手一松,小帝倏噗通一聲坐在地上,一幅行將就木的樣子。

    甦雲聲音沙啞道︰“並不一致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用別人的道來論道。在他們心中,另一個人的道才是最完美的……”

    小帝倏嘿嘿笑道︰“你也知道了?帝混沌的易,是另一個人的易,那個人是他的前世。外鄉人的同,是另一個人的同,那個人是他的師弟。真正對立互補的兩人,是那兩個人!帝混沌和外鄉人的道法,並非是對立互補!”

    甦雲木然,看了看先天神刀的劍柄。

    “也就是說,即便外鄉人傷勢痊愈,也不可能借彌羅天地塔修復先天神刀!”

    小帝倏坐在地上哈哈大笑,笑得流淚︰“甚至,即便修復先天神刀,帝混沌也不能借先天神刀復生!”

    甦雲沉默良久,道︰“既然借彌羅天地塔為帝混沌續命不成,那麼只能走另一條道路。道境十重天。”

    他面色平靜,吐出一口濁氣,道︰“只要三千六百種仙道中的任何一種,修煉至道境十重天,成為自己道界中的道神,帝混沌便可以擁有一條完整的仙道,從而為自己續命!”

    他向小帝倏伸出手,笑道︰“未到絕望之處,何必黯然自傷?道兄,幫我一把。”

    小帝倏遲疑一下,握住他的手。

    甦雲用力,將他拉起。

    兩人並肩而立。

    甦雲抓起先天神刀的劍柄,突然遠遠拋了出去,扔到很遠的地方,笑道︰“瑩瑩,碧落,我們去參悟彌羅天地塔中的證道至寶!”

    小帝倏不解道︰“你不要那個劍柄?”

    甦雲向玉虛殿堂走去,搖頭道︰“不要。劍柄中的精神,並非是我的精神,要它作甚?”

    ————此時的宅豬特別想唱一首癢,真TM癢啊,癢死了!!多謝朋友們關心,慢性蕁麻疹很難根治,這病差不多半年了已經。我吃西藥基本沒有啥效果了,只能靠中藥慢慢調養,但是遇到身體差的時候就會爆發。前段時間帶閨女去北京看病,估計是累到了,導致又爆發一次。熬一熬就過去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