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臨淵行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帝忽捧著斷臂痛呼,而他的斷臂落地,則化作一尊身軀魁梧的舊神,一拳將甦雲轟飛!

    甦雲跌落在地,搖搖晃晃起身,卻見玄鐵大鐘被帝倏率領幾尊舊神拆散,百里瀆等人正向這邊殺來。

    “轟!”

    一道神通擊中在他胸口,甦雲向後跌去,滑行很遠這才止住。

    適才斬斷帝忽右臂那一擊,已經是他最強的手段,也是最後的手段,現在他已經沒有任何自保之力!

    玉殿出現在他身後,里面傳來輪回聖王的聲音︰“甦道友,還不取出開天斧嗎?取出開天斧,引出外鄉人,讓我有偷襲他的機會,你還可以保住性命。”

    甦雲死死握住劍柄,鼓足勁,用力翻身,靠在這座玉殿牆邊,呼呼喘著粗氣。

    前方有人在向他走來,一雙腳停在他的前方,他想抬起頭看看自己是死在誰的手中,卻發現自己抬不動頭。

    “嘿嘿嘿……”

    他笑出聲來,山窮水盡了,自己這半生從未山窮水盡過,他通天閣主總是比其他人多算一步,多留一步。

    別人腳踩兩條船,戰戰兢兢唯恐翻船,他偏偏要踩七八條船!

    他不僅要踩七八條船,還要自己也變成一艘大船!

    然而,而今終究還是山窮水盡了。

    甦雲咳嗽,血從喉頭泛上來,往嘴里涌去。

    “值得麼……”他用自己才能听到的聲音嘀咕道。

    自己這一生,值得麼?

    走出天市垣的時候,自己只是為了求學,為了讓四只小狐狸上學。後來接觸到左松岩裘水鏡,為他們的理想抱負所吸引,幫助元朔推行革命變法。再後來,自己成為天市垣大帝,便肩負起守護元朔的責任。

    天市垣變成帝廷,他成為別人口中的甦聖皇,又漸漸變成了別人口中的雲天帝,從保護元朔,變成保護帝廷,保護其他洞天,保護第七仙界。

    又變成保護這從第一仙界到第八仙界的芸芸眾生。

    值得嗎?

    他從第一仙界游歷了數千萬年的歲月,見到鐵昆侖,帝絕,仲金陵,玉延昭,他想知道這些人拼命抗爭的原因,數千萬年,他始終沒有尋找到內心的答案。

    但從他遇到自己的兒子甦劫的那一刻起,他便已經有了答案。

    值得的。

    只是會失敗。

    或許你用性命去付出,去保護你在意的人,到頭來只會失敗,有可能你什麼也保護不了,卻獻出自己的性命。

    但只要嘗試了,盡力了,就是值得。

    甦雲看著那雙走到自己面前的腳,緩緩閉上眼楮,等待自己的末日來臨。

    他的耳邊傳來仙後娘娘的聲音︰“陛下,芳思來遲了。”

    甦雲身軀微震,努力的抬頭,卻怎麼也抬不起來。

    仙後娘娘笑道︰“雖然不知道你的選擇對不對,但陛下畢竟是芳思的道友,道友有難,豈能不助?”

    帝忽一尊尊分身飛至,有的凌空而立,有的站在地上,還有的站在帝忽帝倏的身上,各自殺氣騰騰。

    百里瀆踏前一步,大義凜然︰“仙後,哀帝一意孤行,守護帝混沌神刀,意圖讓帝混沌復生!殺他干系到眾生存亡,莫非仙後要與天下人作對?”

    仙後噗嗤笑道︰“帝混沌和外鄉人固然該死,但倏忽二帝難道便不該死嗎?對本宮來說,你們與帝混沌外鄉人,都是一丘之貉,視眾生為草芥,沒有區別。”

    魚晚舟上前,笑道︰“仙後娘娘突破到道境九重天,固然可喜可賀,只是我們在場的道境九重天,便有六人!又有倏忽二帝坐鎮,甫一動手,你便會香消玉殞。仙後娘娘難道不要思量一下再做決定?”

    仙後搖頭︰“芳思雖是巾幗,但不讓須眉,何須考慮?”

    帝忽正要說話,突然只听一個女子聲音傳來︰“說得好!芳妹妹的話,本宮也心有戚戚焉。”

    甦雲听出這是天後娘娘的聲音,他想抬起頭,然而還是抬不起來。

    他看到另一個女子的腳步走來,站在自己的前方。

    “天後娘娘也不過是螳臂當車。”

    百里瀆不解道︰“但讓我意外的是,天後也要送死嗎?你想來依附強者,但顯然哀帝並非強者。”

    天後娘娘面色肅然,道︰“帝忽,你錯了,錯得離譜。本宮並非依附強權,而是循正道而行。當年本宮嫁給帝絕,是助帝絕平定天下紛爭,讓征戰多年的芸芸眾生可以平安生活。後來本宮助帝豐殺帝絕,也是因為帝絕迷失本性,早已不是當年的帝絕。助帝豐殺他才是正道。今日本宮幫助雲天帝,也是循正道。”

    帝忽呵呵笑道︰“不要以為你與帝絕睡了這麼多年,便可以做我的對手。你們的本事,用帝倏之腦便可以計算得清清楚楚,你們所有的道法神通,只要施展一次便被破解,只有死路一條!”

    天後與仙後對視一眼,笑道︰“那又如何?”

    數以百計的帝忽分身向前涌來,將天後與仙後淹沒!

    天後與仙後聯手,在玉殿前殊死搏殺,仙後因為甦雲的幫助,觀摩三十三重天中的證道寶印,領悟出印法的奧妙,將印法修煉到九重天,實力大增。

    天後則因為甦雲的開解,放下心思去參悟三十三重天證道至寶中所蘊藏的巫仙之道,修為實力也有了長足進步。

    但誠如帝忽所說,她們的任何神通都只能施展一次,帝倏之腦便會將之破解,而所有帝忽分身都可以施展出破解的神通,將她們重傷。

    因此同一種神通,她們絕對不能施展第二次,只要施展第二次,等待她們的便是敗亡。

    然而她們的戰敗比她們預想中的還要快,六大道境九重的存在圍攻,幾招之間,她們便敗相顯現,各自負傷,險象環生!

    天後與仙後咬緊牙關,強自堅持,身上傷口越來越多,傷勢越來越重。

    這時,瑩瑩沖出玉殿,沖入甦雲的靈界,祭起性靈,拖出了那柄開天神斧。

    甦雲試圖阻止她,卻已經無力阻止。

    “碧落,我死了之後,你接力!”瑩瑩大聲道,揮動開天神斧,沖向帝忽皮囊。

    碧落在後方跟隨,老漢白發飛舞,回頭大吼,讓那些嬌滴滴的魔女不要沖出來,隨即跟上瑩瑩。

    “小心混沌海水!”碧落大聲道。

    “我知道!”

    瑩瑩在他前方道︰“我引出他們的混沌海水。帝倏收的混沌海水只有一份,這一份用過之後就沒了。你在他們用過混沌海水後,接替我!”

    碧落呆了呆,頓時醒悟︰“你會死的!”

    “童言無忌,大吉大利。”

    瑩瑩回頭笑了笑,揮起開天神斧︰“我與士子修煉的都是先天一牛 荒R謊 業姆畝際淺 模 趺椿崴潰俊br />
    斧光下,帝忽皮囊臉色頓變,急忙後退,而後方半個腦子的帝倏上前,揮起衣袖,混沌海水撲面而來。

    瑩瑩大叫,感受到開天神斧不受控制,開始控制她,向那片混沌斬去!

    斧光與混沌海水遭遇,威能爆發。

    這時,一只溫潤如玉的手掌探來,握住斧柄,帶著瑩瑩的手和身子向那片混沌海水劈去。

    瑩瑩愕然,只見四周的一切仿佛慢了下來,慢了無數倍。

    她甚至還有時間回頭去看是誰握住了自己的小手。

    她回頭時,看到外鄉人少年般的面孔,面帶和煦笑容,他的胸膛很溫暖,正帶著她劈出這一斧。

    瑩瑩轉過頭,看到斧光四周,一片新的小小宇宙開闢,宛如一個諸天的誕生,內生星辰星河,星斗盤繞。

    霎時間大道衍生,向她彰顯宇宙的雄奇與奧妙。

    瑩瑩的裙子嘩啦啦翻動,無數文字涌現,這開天闢地的一幕瞬間便被她化作文字和圖案記錄下來。

    “狗剩不能道明他參悟出的大道奧妙,那是他無能,大老爺卻是無所不能!”瑩瑩信心充塞天地間。

    一斧過後,那片混沌海水被開闢得干干淨淨,蕩然無存,只剩下滿天繁星。

    外鄉人背後的新生小小宇宙突然卷動,化作輪回聖王的面孔,滿面笑容,一掌印在外鄉人的後心。

    外鄉人接過斧頭,向後劈去,那化作輪回聖王的小小宇宙隨著這一斧而湮滅。

    外鄉人抹去嘴角的血,轉身向玉殿走去,笑道︰“若非我不習慣欠人情,豈會讓你得手一招?”

    玉殿中,輪回聖王邁步走出,笑道︰“道兄,我在外界等你。不過在此之前,你須得先過倏忽二帝這一關。”

    外鄉人抬手,輪回聖王啪的一聲炸開,化作一道光暈消散。

    帝倏帝忽舍棄天後與仙後,向外鄉人走來,小帝倏不知從何處走來,看著外鄉人,目光閃動。

    外鄉人來到甦雲身邊,看了看他的傷,又看了看他手中的劍柄,道︰“多謝。”

    甦雲咳嗽連連,苦笑道︰“不必。我即便不用開天斧,也沒能助你躲過輪回聖王的一擊……”

    外鄉人笑道︰“結果不重要,過程才重要。輪回聖王雖然傷到我,但我也得到開天斧中蘊藏的巫仙之道,不再像從前沒有反抗之力。”

    他轉過身來,看向大大小小的帝忽分身和大小帝倏,笑道︰“當年倏忽二帝趁我不備,將我囚禁鎮壓,今時今日,倘若還用同樣的手段,恐怕是辦不到了。”

    小帝倏走來,肅然道︰“為今後的太平,請老師受死!”

    帝忽皮囊來到他的身邊,沒有向小帝倏出手,而是面色嚴肅的守護著小帝倏,仿佛又回到了從前。那時的他,便是帝倏的跟班。

    外鄉人道︰“不必稱我為老師。我與帝混沌論道,不是講給你們听的,無論你們在不在那里,我們都要論一論,戰一戰。兩個追求大道盡頭,追求最高境界的人遭遇,勢必會有一場論戰,驗證彼此的理念。你們听了,有所領悟,是你們的事情。”

    小帝倏黯然道︰“老師與帝混沌一場論戰,天下眾生,百不存一。他們的死,也是他們的事情,對嗎?”

    外鄉人道︰“論道之中,打壞宇宙,破壞大道,再開闢便是。帝混沌尤其擅長輪回之道,我搜尋師弟的仇人,游歷各個宇宙,拜會過許多強大的存在。在輪回之道上,沒有人比他更精通,他的輪回之道可令死者復生,肉身再塑。你們若是不殺他,他傷勢痊愈,便會再開混沌,再演乾坤,讓那些死在論戰中的人復活。”

    他拋下開天斧,向彌羅天地塔外走去,道︰“只可惜,你們殺了他。過去宇宙,那死難的先民,也因為帝混沌之死而魂飛魄散,性靈不存,徹底死亡。”

    小帝倏呆了呆,木然的站在那里。

    外鄉人從他身邊走過,頓下腳步,側頭道︰“現在你知道了,誰才是罪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