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圍棋傳奇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零一章 屠龍定勝負
<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中午12點鐘,和第一局的進程幾乎完全一樣,兩人一共下了55手,中午封盤時間到了。

    唯一和第一局不同的是,由于先後手的不同,上一局的最後一手是李世石下的,而這一局的第55手,那卻是李襄屏下的。

    李襄屏走出對局室後,相熟的記者照例圍上來詢問一句︰“襄屏,怎麼樣啊?”

    李襄屏做愁眉苦臉狀︰“不好辦啊,大家沒看到嗎,大豬嘴呢,對手又想吃我一個大豬嘴呢,這棋還能好辦到哪去呀。”

    老謝張大記者等人哈哈大笑︰“哈哈哈,想吃襄屏的大豬嘴?那小李也要有那麼好的牙口不是.......”

    眾人當然知道李襄屏剛才是在開玩笑,不過今天這盤棋下到現在,棋盤上那還真是又出現了一個經典的“大豬嘴”棋形------

    現在連李襄屏自己想想都覺得好笑,他記得在上半年的時候,自己在和崔毒的一盤棋中,就曾經下出過一個“大豬嘴”,沒想今天又出現類似的棋形,他心想怎麼韓國的這些年輕棋手,總喜歡在這個經典棋形上和自己較勁呢?

    只不過雖然是同一個棋形吧,兩盤棋的(性xing)質卻有所不同,上盤棋的小崔那是真正的動了(殺sha)心,他就是想吃掉自己一個“大豬嘴”,只不過最後(殺sha)崩了而已,這才導致他那盤棋全局的落敗。

    今天這盤棋的情況卻不一樣,小李之前之所以突然發力,他依仗的同樣是一個“大豬嘴”沒錯,當這時其實連老謝都看得出來︰小李並非是想(殺sha)棋,他期待的是李襄屏補一手,只要李襄屏老老實實委屈的補一手做活,那他剛才的(強qiang)手就算大獲成功。

    當然嘍,其實在這個時候,同樣是連老謝這種水平的都看得出來︰在全局才50多手棋的時候,李襄屏是不可能老老實實補活一個“大豬嘴”的,他必然會在局部展開反擊,而他上午落下的最後一手,其實就是反擊的第一步。

    雖然還不知道小李會如何應對,但老謝知道今天這棋肯定會很好看了,戰斗也會異常的激烈和復雜-----

    在全局50多手的時候,一個“大豬嘴”雖然只算一個官子吧,但怎麼也是價值20目以上的大官子不是?,那麼在一個局部戰斗中,價值如此之大的一手棋居然雙方都騰不出手,沒啥好說了,這樣的戰斗必將是異常激烈,極有可能很快就延綿全局。

    事實上老謝的猜測一點都沒錯,下午一點很快到來,等兩位對局者重新回到對局室後,人小李卻沒有像李襄屏第一局那樣猶豫,面對李襄屏的第55手-----

    這其實可以看做是李襄屏的一步“試應手”,這手棋的意圖,可以認為是李襄屏詢問小李是戰是和?

    小李很快給出了回應。

    是那種態度最(強qiang)硬的回應!

    他的第56手棋,仿佛是明白無誤告訴李襄屏︰我就是要求你老老實實的回去補一手。

    對局室內,當李襄屏看到對手這樣的應對之後,他(身shen)體微微前傾,開始重新驗算一遍自己的作戰計劃了-----

    之所以說“重新驗算”,那是因為面對小李這樣的對手,對于他做出最(強qiang)硬的回應,這當然也在李襄屏的意料之中,既然是意料之中,那麼在中午封盤的時候,李襄屏當然也不可能完全閑著,他肯定也想過自己第57手該怎麼下,因此現在,他只是出于某種謹慎,下意識的重新驗算一遍而已。

    李襄屏的驗算並沒花費多長時間,因為圍棋就是這樣︰越(強qiang)硬的手段,就意味著雙方轉圜余地越少,既然轉圜余地都沒有,那可供選擇的變化當然也就越少。

    比如面對小李的第56手,那麼在李襄屏看來,雙方接下來的10多手棋,這幾乎是“一本道”了,現在沒啥好想,必然的進程就別去浪費時間了,先把這些棋擺到棋盤上面再說。

    李世石貌似和李襄屏想到一塊去了,當李襄屏落下第57手之後,他很快落下第58手,接下來雙方 里啪啦,在下午1點10分還不到的時候,李襄屏已經落下了全局的第69手。

    在這個時候,小李的手終于停下來了。

    而對于對手終于停了下來,李襄屏也是有所心理準備的。因為他剛才的那一手棋,那同樣還像是個選擇題,他再度把選擇權交給對方,詢問對手是戰是和?

    小李依然沒有花費多長時間,1點18分左右,也就說他這手棋,想了還不到8分鐘,他落下了全局的第70手------

    這依然是態度極其(強qiang)硬的一手,這手棋一出,標志著這盤棋已經沒有任何轉圜余地了。

    看到這手棋之後,李襄屏心里嘆息一聲,他心說小李呀小李,你是真的欺負我不會(殺sha)棋嗎?還是對自己的治孤如此自信?既然已經下成這樣,那就來吧,咱倆今天就來(操cao)練(操cao)練死活題。

    只不過有趣的是,當小李第70手出現在棋盤上之後,李襄屏是已經知道今天將以死活定勝負了,並且自己是(殺sha)棋的一方,假如自己能屠龍的話,那麼將是自己贏棋,假如自己屠龍失敗,那麼這次三番棋也就隨之結束。

    然而在這個時候,大多數人還沒看到這點,別說是普通業余棋迷了,甚至連老聶這樣的,他都還不清楚李襄屏的目標在哪里-----

    這當然不能說人老聶的水平低了,實在是在這種職業比賽中,旁觀者和對局者肯定不同啊,旁觀者又不用負責,因此他肯定沒有對局者算得那麼深,更何況李襄屏今天設計的屠龍路線,那確實是有點曲折,老聶這個時候沒看出來實屬正常。

    下午一點半鐘,當下午的第一張棋譜,也就是全局的第70手棋剛傳到觀戰室的時候,老聶對人小李的第70手棋評價還很低︰

    “哈,這里斷一個?我怎麼感覺小李的(槍qiang)法漸亂呀,這里斷一個有啥用?黑棋簡單“跳”一個不就行.....”

    嗯,在實戰中,李襄屏的確走了老聶設想中的那步“跳”,不過等到下午2點鐘,當下午第2張棋譜傳到觀戰室的時候,老聶的臉(色)變了,他開始變得一驚一乍-----

    不是因為別的,因為在這張棋譜中,小李秀出一步精妙的手筋,他一步看上去極其精妙的“靠”,竟然一舉捕獲了李襄屏剛才下的那步“跳”。

    “呀?要糟!黑棋這棋要糟了,這枚棋子被人吃死,那這棋已經沒法下了吧。”

    听老聶在那一驚一乍,老謝連忙追問︰“怎,怎麼就沒法下了,這不就一枚棋子嗎,目數看上去也不是挺大,再說了,白棋為了吃這枚棋子,不是也讓襄屏在中腹拔了朵花,這棋怎麼就沒法下了......”

    “目數是小事,你別忘了角上還有一個大豬嘴呢......”

    老聶繼續一驚一乍道︰“完了完了,黑棋的這枚棋子可是棋精,這枚棋子一吃,白棋整體上就算是變厚了,那麼現在,黑棋好像只能屈辱的補一手了吧,如果只能屈辱的回補......完了完了,襄屏今天這是怎麼回事,他應該是沒算到人家的那步“靠”吧......”

    老聶這話當然是猜錯了,李襄屏今天還早就算到了小李的那步“靠”,並且在老聶剛才這話當中,他還有一點搞錯了,那就是當小李秀出那步手筋之後,真正變厚的不是白棋,反倒是黑棋變得更厚------

    更準確的描述︰那應該是從局部上看,那的確是小李的白棋更厚,但是從全局上看呢,因為中腹那朵“拔花”,卻是李襄屏的黑棋變得更厚。

    正是因為這種全局上的更厚,這就給李襄屏施展手段創造條件了。

    而李襄屏施展的手段也不是別的,那就是打劫,圍棋中最常見的制造劫爭!他在下一張棋譜中,很(強qiang)硬的制造出一個劫爭,把自己的那個“大豬嘴”,和對手的一部分包圍圈卷入對(殺sha)。

    下午2點半鐘,當李襄屏還是施展自己反擊的時候,這時全局已經是80多手,下午2點40,當下午的第3張棋譜傳到觀戰室,老聶繼續在那一驚一乍︰

    “啊?!黑棋原來還藏了這樣一手呀.....不錯不錯,本來像這樣的拼命手段,在絕大多數時候都不成立的,但今天的情況特殊,白棋既然讓黑棋中腹拔了一朵花嘛,那這個拼命手段還真就成立了,你死我活了呀,這棋只能是你死我活了呀.....快算算,大家快算算本身劫材,像這樣的天下大劫,那好像只要算算雙方的本身劫材就行......”

    嗯,老聶這話說得貌似沒啥問題,既然是“天下大劫”嘛,那當然只要計算本身劫材就行,觀戰室人多力量大,于是大伙很快算清楚了。

    等大伙算清楚之後,記者中棋力最高的兩位張記者臉(色)變得有點難看︰

    “這個......我怎麼感覺是黑棋的劫材差一枚。”

    兩位都有業6水平的張記者的確沒有算錯,如果從本身劫材上看,那黑棋的確是要差一枚。

    然而在對局室內,李襄屏卻不慌不忙,因為根據他的判斷,他認為這個劫爭根本不是什麼“天下大劫”。

    下午3點10分,全局第95手,李襄屏出手了,他突然在另外一個局部,下了一步非常犀利的“二路授根”。

    這步棋的作用,就是威脅白棋另外一條大龍。

    並且在下這手棋的時候,李襄屏心里已經知道,面對自己這手棋,對手已經不敢應了。

    那麼在接下來,自己能否屠掉對手這條大龍,其實就已經成為本局的關鍵。

    屠龍定勝負!

    這盤棋的格局,突然一下子變得如此簡單粗暴。 2k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