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圍棋傳奇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兩個紈褲
<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2018年夏,金陵城,著名的秦淮河畔。

    位于秦淮河畔的鈔庫街,一位30歲左右的青年人在那獨自踟躕,東張西望。他走到一座私人河房建築面前站定,看到建築上那塊“媚香樓”的牌匾,年青人臉上露出了笑容。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電話響了,年青人接通電話,手機里傳來另一個青年男子的聲音︰

    “襄屏,你小子到了沒有”

    “到了到了,我已經看見了媚香樓的牌匾,喂喂道愷,我說你小子該不是在忽悠我吧這個破地方就是著名的十里秦淮說好的秦淮八艷呢”

    電話里傳來一陣嬉笑︰“哈哈秦淮八艷前幾年都是在dg,不過這幾年卻又都變成嫩模網紅了。怎麼,你小子這次來金陵是準備探訪秦淮八艷改走懷古思春的路子了”

    “懷古思春哈哈你這話說得好......”年青人大笑︰

    “......不是有句話是這樣說的嗎,叫做不到秦淮非直男,所以我這次呀,還準備把金陵的初夜留在秦淮舊院呢,道愷怎麼樣我可是難得來一次你的地盤,你想好怎麼招待我沒有......”

    正當這位叫“襄屏”的年青人一直在那胡說八道的時候,電話那頭的人不耐煩了︰

    “行了行了,你的初夜在十多年前就已經丟掉了吧,還跟我說什麼留在秦淮舊院了,少廢話,你現在到底在哪,我好過來接你。”

    年青人左右看看,然後對電話里報出了自己的具體位置。掛上電話後,年青人默默站在原地,等待好友來接自己。

    這位年青人名叫李襄屏,今年已經三十有一。

    嗯,如果按照國人的標準,他已經算是過了而立之年。然而說起來慚愧,這家伙雖然長相不錯,爹媽給了他一副還算不錯的皮囊,然而卻和“而立”神馬的一點邊都挨不上。要事業沒事業,要家庭沒家庭,直到現在也一事無成。

    不過還好,你家伙雖然沒什麼本事吧,投胎技術卻是不錯。他生在一個還算殷實的家庭,老頭子李遠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總,因此李襄屏雖然紈褲點,卻也算是有混吃等死的資格。

    他這次來金陵,卻是他家老頭子看他年齡已經不小,整天游手好閑無所事事也不是個事,因此想找點正事給他做。

    然而讓他做什麼呢老頭子卻是費了一番思量。

    由于李遠湖包工頭出身,他弄的那家上市公司,從事的生意也基本都和建築以及房地產這些東西有關。,因此老頭子思前想後,卻是想到自己手上還有一家仿古建築公司,這個子公司的規模不大,交給兒子練手再合適不過,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李襄屏這次才來到金陵了。

    因為李遠跟他說過,別看這家子公司的規模比較小,想打理好它卻也沒有那麼容易,既然是走“仿古”的路子嘛,那當然就必須對中國古建築有一定了解。于是就這樣,在最近這段時間,李襄屏一直在姑甦,京城,長安,金陵這些古建築眾多的城市跑,遵照老頭子的旨意考察古建築。金陵是他的最後一站。

    “襄屏,這里。”

    不一會,剛才電話里的那個人出現在李襄屏面前。這家伙名叫趙道愷,他和李襄屏一樣,同樣是個紈褲,由于趙李兩家是世交,兩家從爺爺輩開始就有很深厚的交情,而這兩人更是從小一起長大,算是那種傳說中的發小和死黨。

    兩人見面後,趙道愷笑眯眯的擂了李襄屏一拳︰

    “早就听李叔說你要來金陵,怎麼現在才到呀”

    李襄屏橫了好友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金陵也算是我的傷心之地了,因此不到萬不得已,我才不願意來這個破地方。”

    听李襄屏這樣說,趙道愷愕然︰

    “在我的印象中,你好像就沒來過金陵吧,這怎麼就成傷心之地了哦對了......”

    趙道愷做很假的恍然大悟狀,然後露出一副大家都懂的的猥瑣笑容︰“難道你這家伙以前還被金陵妞甩過不成快說來听听,那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滾蛋,你這家伙是怎麼想的,從來都只有我甩別人的份,什麼時候輪到別人來甩我了。”

    李襄屏一副紈褲嘴臉,他繼續對趙道愷說道︰

    “金陵我怎麼沒來過,你忘了,十八年前......”

    兩人現在才30出頭,18年前正好就是2000年,那時兩人也就十三,四歲,因此听李襄屏說什麼“18年前”,怎麼听怎麼讓人覺得別扭。

    不過兩人畢竟非常熟,對于李襄屏這話,趙道愷還是立刻秒懂︰

    “哦。想起來了想起來了,原來你是說你最後一次參加定段賽的事呀,那次比賽好像就是在金陵下的。怎麼”

    趙道愷盯著李襄屏笑道︰“對于那次比賽,或者說對于自己最後沒能成為職業棋手,難道你到現在還沒放下,不然還什麼傷心之地呢。”

    對于趙道愷的話,李襄屏不置可否,既不承認也不反駁。

    趙道愷說得沒錯,李襄屏確實曾經是一個沖段少年,這其實從他這名字就看得出來︰襄,施襄夏是也,屏,範西屏是也。這兩位可都是中古棋中赫赫有名的棋聖。他既然會有這樣一個名字,那當然就和圍棋脫不了干系。

    當然嘍,一個人如果會有這樣的名字,這通常不是說明本人能有多喜歡圍棋,只能說明他的家長可能非常愛棋。比如李襄屏就是這樣,他家老頭子李遠湖,雖然是個包工頭出身,卻也不算粗鄙不堪的那種,人家有個挺高雅的愛好,那就是李遠湖喜歡圍棋。

    還真別說,李遠湖喜歡圍棋那還真不是附庸風雅,那是個真正的超級棋迷,並且水平還挺不錯,他不僅水平不錯,還是範,施二人的狂熱粉絲,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能給自己兒子起這樣一個名字。

    李襄屏剛出生那的時候,正好趕上前幾屆中日圍棋擂台賽如火如荼的那會,換句話說,正好趕上國內第一波圍棋熱浪。因此在李襄屏小的時候,李遠湖還真有意讓他走職業圍棋道路,送李襄屏去正規學習過很長一段時間圍棋,並且還讓他參加過好幾年的定段賽,只不過最後沒有成功而已。

    現在回想起來,李襄屏對于自己最後沒能成為職業棋手,要說有多傷心其實不會,。他只是覺得有點可惜而已,或者說他內心隱隱有點不服氣。

    尤其是最後一次,也就是李襄屏13歲那年在金陵參加的那次,那次比賽的經歷更是讓他直到現在都無法釋懷。

    那次比賽一共下13輪,前9輪,李襄屏9連勝,按照當年的比賽規則,他第10輪只要獲勝,就能提前獲得定段資格。

    只是非常遺憾,他第10輪輸棋了。

    本來只輸一盤也沒什麼,根據那年的情況,他最後3輪只要能贏下一盤,同樣能成為一名職業初段。

    只可惜他最後三盤也一盤沒贏。

    因此就這樣,李襄屏最後以9勝4負的成績定段失敗,這也是他最後一次和職業棋手擦肩而過。

    圍棋定段賽在國內舉辦了幾十年,每一年的賽制也基本大同小異,在李襄屏印象中,前九輪九連勝最後都沒能成功定段者,幾十年來好像就只有自己一人而已,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李襄屏把這次比賽視為自己生平奇恥大辱。

    這時趙道愷又開口說道︰

    “我就奇怪了,要說你這人雖然心理素質差點吧,可是按照你當年的水平,要是你來年繼續參加的話,沒準還真能混成一名職業棋手,可李叔為什麼就不讓你繼續下下去了呢”

    听到趙道愷這樣說,李襄屏一撇嘴︰

    “我家老頭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就是個老頑固,並且受日本圍棋毒害很深,記得那時日本棋界有一種說法,說什麼一個人的最佳定段年齡就在13歲以前,假如超過這個年齡的話,即便最後能成為職業棋手,那最後也不會有多大出息。于是就這樣,我的圍棋之路就這樣終止嘍。”

    “哦原來是這樣啊呵呵呵......”

    見李襄屏臉色有點不善,趙道愷連忙打住︰

    “好了好了,我看你也別怨李叔,要我說呀,你沒當職業棋手好,這其實是件好事呀,不然你看現在,自從那什麼“阿法狗”橫空出世以後,我倒覺得當一名職業棋手其實也沒啥意思。”

    李襄屏不說話了,想到現在的圍棋已經是“狗”的天下。人類在各種大狗小狗洋狗土狗面前根本沒任何抵抗之力,李襄屏自己想想也覺得索然無味。

    想到這李襄屏收拾心情,不去糾結于18年前的事,他對趙道愷笑道︰

    “好了好了不說這些,對了道愷,我這次來這可是很早以前就跟你打過招呼,怎麼樣,這次來到你的地盤,你這家伙想好怎樣招待我沒有”

    趙道愷嘿嘿一笑︰“那是當然,既然是款待你李大公子嘛,小的我豈敢怠慢,早就準備好了,跟我走吧。”

    “去哪”

    “為了招待你,我可是特意訂了一艘畫舫。”

    “畫舫”李襄屏訝道︰

    “金陵的娛樂行業還如此與時俱進連畫舫都被你們整出來了”

    “那是當然!”趙道愷大笑︰

    “本來是沒有的,不過既然是你這家伙要來嘛,那怎麼著我也要給你張羅一艘出來,你這家伙剛才跟我念叨什麼秦淮八艷,不就是想走懷古思春的路子嗎,那行,我現在就滿足你的願望,給你一個懷古思春的機會。”

    听到趙道愷這樣說,習慣了和嫩模網紅廝混的李襄屏來了興趣︰

    “那行,我今天還真要見識一下。”

    兩人一邊說笑一邊向前走去,趙道愷領著李襄屏來到一個船塢,李襄屏看到一艘古色古香的畫舫出現在自己面前,與此同時,從畫舫里走出一位古裝美女,她迎了上來︰

    “兩位好,歡迎光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