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三國之山賊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千九百六十二章 找衙屬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1次!O(∩_∩)O...
    這個渾身破爛衣衫,蓬頭垢面,佝僂著腰身,賣藥材的矮人听到有人呼喚,扭頭看去,卻未發覺一人,只看到一只黃鸝鳥在自己肩膀上。+++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sto123.cc

    玉雕黃鸝鳥也是賣弄,這一點毋庸置疑,它見這個滿臉褶皺的矮人瞅它,竟然伸出自己的翅膀遮擋住臉。

    “矮子,你瞅什麼?”只聞其聲,卻見不著它的臉,整個臉頰都被焦黃的翅膀遮擋,“俺剛才的問話,你還沒回答俺,沼澤城堡衙屬在哪里?”

    衙屬,這矮人是知道的,可這會說話的鳥,著實讓他嚇了一大跳了。

    “誒呀,”就是定住眼神,看了玉雕黃鸝鳥一眼,這身形消瘦的矮人,就驚叫了一聲,然後說:“你怎麼會說話?”

    “俺會說話,這還有什麼稀奇的嗎?”反問一句話後,玉雕黃鸝鳥將翅膀張開,露出自己可愛的面容,然後在矮人肩頭破爛衣衫上轉了一圈,最後定住,瞅著矮人又說道:

    “你難道連俺,威風凜凜的小鳥大將軍都不知道?”問著,它仿佛生怕自己的語調小了,這身形矮小消瘦的矮人听不到,便清了清嗓子。

    “咳咳……”

    到底是什麼?是粘痰,還是口水從玉雕黃鸝鳥喙中咳出,這就不知道了,但是眼巴前看到的,從玉雕黃鸝鳥喙中確實吐出白生生的液體,飛濺在空中,向地面沉降而去了。

    清了嗓子後,玉雕黃鸝鳥緊接著說:“俺可是這夸父淚島,除了皇帝陛下,最為尊貴的,人人敬仰的小鳥,俺渾身是膽,渾身散發著飄香四溢的香味。”

    這玉雕黃鸝鳥這牛皮吹的,仿佛這夸父淚島上,沒了這小小的家伙,立刻就會天崩地裂,沉入海底去的。

    身形佝僂,消瘦的矮人听聞此話一愣,然後馬上反應:這黃鸝鳥竟說自己是夸父淚島上,除了皇帝最為尊貴的,這不是發財了嗎?一抓住它,那可不是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這矮人城府不深,在動了歪心思後,其表情馬上也就變了,他撇著嘴角,露出焦黃的,仿佛被煙草燻黑的牙齒,一看就知道不懷好意了。

    但是這玉雕黃鸝鳥卻沉浸在自己編織的美夢當中,什麼,夸父淚島上的小鳥大將軍,什麼,夸父淚島上最為尊貴的小小鳥,什麼,渾身香味。

    這是干嘛?這不是自己欺騙自己玩嗎?

    是的,玉雕黃鸝鳥目前喜不勝收,自然是走那自欺欺人道路,竟也不管這身形消瘦,佝僂腰身的矮人變了心腸。

    “听俺這麼一說,你一定是怕了吧?”

    “不要怕,放心好了,做為夸父淚島上的小鳥大將軍,俺是知道怎麼和子民相處的,是會善待你們的。”

    越說,這玉雕黃鸝鳥越高興,到了最後簡直就沒誰了,仿佛此刻被自己編織的故事陶醉,忘乎所以了。

    說到最後,它干脆就做在矮人破爛衣衫肩頭,伸出翅膀一指這個矮人。

    “快說,快點說,沼澤城堡衙屬在哪里?”

    玉雕黃鸝鳥本以為這身形消瘦的矮人,必定在自己強勢下,說出衙屬位置,可這身形消瘦的矮人卻突然伸出手,向這玉雕黃鸝鳥抓附而來。

    這一看,可把玉雕黃鸝鳥嚇了一跳。

    這身形消瘦的矮人,一雙手形如枯槁,五根手指像五根長短不一的焦黑竹節,撐開向它抓來。

    玉雕黃鸝鳥撲楞翅膀從矮人破爛衣衫肩頭飛起,正好躲避開矮人的手掌。

    “誒呀,”它說,“你是個什麼東西,”話說到這里,矮人竟然跳躍起來,雙手同時向玉雕黃鸝鳥揮抓去。玉雕黃鸝鳥邊往高處飛邊把接下來的話說完整,“竟敢抓俺嗎?”

    只是從高空中俯看了這身材消瘦的矮人一眼,玉雕黃鸝鳥就向遠處邊飛去,邊說:“這次,本大將軍有事兒,暫且就饒了你,不與你計較。”

    話音越縹緲,玉雕黃鸝鳥飛得越遠,在高空留下一抹快速移動的黃點。

    這身材瘦小的矮人看到玉雕黃鸝鳥飛遠,一時的黃粱美夢卻也沒了,心中頓感淒涼,一屁股坐在地面上,不顧地面塵埃升騰,雙手拍腿哀嚎。

    而在街道上穿梭往來的巨人行人,紛紛駐足,或看向這個身材消瘦的矮人,或仰望著高空翱翔的黃鸝鳥。

    ……

    ……

    ……

    自飛離了矮人後,玉雕黃鸝鳥依然沒找到沼澤城堡衙屬,整個沼澤城堡太大,而玉雕黃鸝鳥又太小了,像它這樣漫無目的地飛無異于大海撈針。

    胡亂了飛了一陣,它再次降落在一家商鋪的琉璃瓦片上。

    這一次它學得精明了,只是在房檐瓦片上,細細地注意來往行人,而沒有匆忙地隨便找一個人問路。

    街道上人來人往,仿若夜空中的星辰,有巨人老人,巨人孩童,也有巨人婦女,他們或注意路邊的商鋪里琳瑯滿目的商品,或駐足購買生活用品,卻沒一人注意商鋪房檐上一片不起眼兒瓦片上的玉雕黃鸝鳥。

    現在的玉雕黃鸝鳥十分的呆萌可愛,它在房檐瓦片上,左右搖晃著腦袋,很是認真地打量著每一個巨人。

    老眼昏花,這個帶著孩子的巨人老婦人肯定不行。

    一個老態龍鐘的巨人老婦人佝僂著腰身,手里牽著一個面色紅潤的巨人孩童,步履蹣跚地穿過玉雕黃鸝鳥所在商鋪,沿著街道向著西面走。

    這個不行,就是問了她,恐怕她也說不明白……否定了這個老婦人,玉雕黃鸝鳥又掃視了一下街道上。

    在這商鋪附近,不是老幼,就是病殘,沒一個能夠讓它相中,遠處到是有幾個身著華服的巨人頑童三三兩兩地向玉雕黃鸝鳥所在商鋪跑來。

    就是他們了……玉雕黃鸝鳥在心中嘀咕著……身著華服,非富即貴。

    玉雕黃鸝鳥張開翅膀,向著那幾個巨人頑童飛去,轉瞬便飛到他們近前,然後張開翅膀,挺身在空中說:

    “嘟,停下。”

    幾個巨人頑童一愣神,然後互相對視一眼後,停下腳步。

    “你是鳥?”其中一個頭梳朝天辮,身高達兩米的巨人頑童伸手一指玉雕黃鸝鳥說,“你怎麼會說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