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漢鄉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八十二章 長生帝
<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第八十二章長生帝

    雲瑯唇角緩緩勾了起來,笑道︰“我乃雲瑯,並非什麼長生大帝,也並沒有什麼身份。所以,你這話對我無用。想要來個痛快的死法,我倒是可以滿足你們,不過在這之前,我有幾個小小的疑問!”

    黃山憋屈到想自殺,可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下的手,他竟動不了了。

    其他幾位長老的處境,和黃山一模一樣。

    被雲瑯一個接著一個捏爆,這麼憋屈的死去,還不如自爆,自己求個痛快。

    可他們同樣都動不了,雲瑯可不希望他們自己把自己給弄死,他還真有些疑問。

    “雲帝想要知道什麼,直說便是!”黃山耷拉下了高傲的腦袋。

    妖族沒有垂下來的腦袋,妖族生來就是高傲的,除非……真的沒有辦法。

    雲瑯又在很沒有正形的挖鼻孔,不知道那個王八蛋搞的,他的鼻子這會兒格外的難受。

    “給我下個戰書是什麼意思?”雲瑯一邊挖著鼻孔,一邊問道。

    黃山抬眼看向了雲瑯,問道︰“若我如實說了,真的可以給我等一個痛快的死法?”

    “你這話問的好生奇怪,難道被我一個一個捏爆,死的不痛快嗎?你還想要怎麼樣的死法?不過……你現在就別妄想了。你們的小命現在在我的手中,我說你們死,你們才能死,我不說,你們可能會受盡各種委屈。尤其是你!據說成精了的妖精,肉一般都挺好吃的,是吧?你這個死兔子!”

    雲瑯的臉上,是惡魔般的笑容,很和煦,但看的讓人有些頭皮發麻。

    黃山的臉頰狠狠抽了兩下,面色暗淡無光,他……的確是一只兔子,只不過不是普通的兔子而已。

    杵著腦袋,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後,黃山直視著雲瑯的眼楮,開口說道︰“戰書上有妖族秘毒十步幽靈散,能讓你徹底的沉浸在幻境之中,而無法自拔!其次,若你僥幸不死,我玄宗將開啟江湖道,在擂台上把你打死!名正言順的繼承你的位置。”

    照這麼說的意思,白冥猜對了一半。

    玄宗的確是想借著雲瑯上位,但那應該是次要的。

    他們主要的目的,還是想把雲瑯在十八都天門陣中弄死,然後奪取雲瑯身上的三方神器。

    只要有神器在手,強大的實力之下,即便有人反對,鎮壓便是了!滅門便是了!

    如此以來,這片天地的聲音很快就會統一的,再過個十年百年的,人們一定會認為妖族是真正的仙族。

    說起來,鎮界尺好像還在這只兔子的身上,他到如今還沒有拿出來……

    看樣子,這只兔子還是不太甘心啊!還想玩點貓膩。

    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黃山,雲瑯沒有說破,接著問道︰“玄宗看來十分的自信,就派了你們幾個蝦兵蟹腳來?我看,很不尊重我啊!”

    黃山此時是有苦難言,他算實力菜嗎?並不是!

    他在玄宗之中,好歹也是排行第九的長老。

    在妖族可沒有什麼關系背景的說法,誰實力強誰就上,所有的地位全是由實力所決定的。

    只是雲瑯此時的實力太強,只能是此時,若在之前,黃山很有自信能把雲瑯給弄死。

    而且根本不需要浪費其他的力氣,只有那一座大陣,他就可以搞定。

    當然,黃山現在只能這麼想想而已了。

    耷拉著腦袋,黃山等著雲瑯的問話,在這個時候他唯有這一件事情可以做。

    全身都被禁錮,他想要做點什麼,全然也不現實。

    “來,你說說你們玄宗打的是什麼算盤?背後搞來搞去的,好像誰都跟你們有仇似的。”雲瑯又在挖鼻孔了,實在是太難受,不然他也不想這麼沒形象。

    看著雲瑯在那一個勁兒的挖鼻孔,那幾個長老和弟子一個比一個難受,都想上去給雲瑯幫幫忙。

    黃山左右顧盼,猶豫了一下,低聲說道︰“這是玄宗的機密!”

    “我問的就是機密,若不是點秘密,你覺得我會有興趣嗎?”雲瑯笑著反問,這話說的很白痴。

    若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他何必這麼大費周章的搞,完全沒有那個必要嘛。

    黃山一愣,這話說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咬了咬牙,黃山說道︰“拿下鬼方,撲滅龍武,重建太虛!”

    只有十二個字,但黃山把精髓都給總結出來了。

    這十二個字的分量,把雲瑯給震住了,玄宗所圖還真不小,竟連鬼方都想一口吞了,也不怕把自己給撐死了。

    “如今做到哪一步了?”雲瑯盯著黃山問道。

    黃山吸了口氣,一臉生無可戀的說道︰“鬼方將滅!”

    一縷氣息在黃山吸氣的瞬間,自他的背後悄然繚繞而起……

    鬼方將滅?這話雲瑯要是信了,那他可能真的就是個沙雕。

    鬼方之地,雲瑯雖然沒有親自去過,但對于鬼方的消息,知道的卻並不少。

    那是一塊十分神秘而強大的荒蕪之地,屬于純粹的蠻荒之地,有著最為強大的妖獸,和最為野蠻的宗門勢力。

    玄宗想要徹底的拿下鬼方,在雲瑯看來,絕非易事。

    他並不是一個什麼都不清楚的人,領兵作戰是雲瑯極為擅長的一件事情,他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這等同于兩國開戰,除非玄宗真的實力強大到足以碾壓鬼方眾多宗門,否則沒那麼容易。

    鎮界尺出現的格外詭異,在雲層的底下,突然間就竄到了雲瑯的面前。

    約兩人高,半人寬的一把銅尺,當然是看起來像是,準確而言,它像是一座豎著的棺材。

    在它出現的瞬間,像是打開了一座古墓的大門,煞氣瞬間撲面而來,憾人心魄。

    “終于舍得出手了,我還以為你一直拿捏著藏著不放了!”雲瑯的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意說道。

    這只該死的兔子,終于是忍不住了。

    黃山的面色變了又變,他已經做的很謹慎了,沒有想到還是被雲瑯給發現了。

    但事已至此,他已沒有退路可走,于是爆發了全部的實力捏動法訣,操控鎮界尺,企圖鎮壓雲瑯。

    天地色變,整個世界在瞬間變成了一片灰蒙蒙。

    日月黯淡無光,山河沉寂,像是被鎮界尺給唬住了一般。

    但雲瑯依舊無比的淡然,上古龍玉盤旋在他的頭頂三尺之上,絲絲縷縷的金光籠罩著雲瑯。

    鎮界尺的力量能影響到雲瑯,但並不是那般的強大。

    鎮界尺乃上古至強神器,可震一方領域,一方生靈!

    但他同樣有短板,面對身懷三大神器的雲瑯,就是它遇到短板的時候。

    如同一顆沙石般渺小的太虛石自雲瑯的眉心之中飛出,無視鎮界尺的恐怖威壓,繞著鎮界尺飛了兩圈。

    片刻後,它像是無比的嫌棄一般,猛地狠狠砸了一下鎮界尺。

    就那麼一下,竟就敲掉了鎮界尺的一角,漫天的恐怖威壓頓時消散大半。

    黃山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張口不由自主的吐出了一大口的鮮血,面色一片慘白。

    雲瑯看到這一幕,也給驚到了!

    這他娘的是鎮界尺,日後恢復太虛境可有大用,太虛石你這個敗家子,怎麼能這麼干。

    一言不合就開砸,鎮界尺就這麼一個,你他娘的給砸壞了,老子日後咋辦?

    但讓雲瑯疑惑的是,白冥不是說鎮界尺乃是四方神器之中最強大的一個嘛!怎麼這麼不禁砸,被太虛石這麼敲一下就給碎了?

    太虛石可沒有功夫理會雲瑯的憤憤不平,它飛舞在鎮界尺的周邊,直接開始了雞蛋噴石頭既視感般的狂砸。

    看起來,面對龐大鎮界尺的太虛石,確實很渺小。

    可事實是,小小的太虛石要殘暴很多,三兩下就把鎮界尺給砸了個稀巴爛。 KK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