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漢鄉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章始皇帝的太宰
<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手機閱讀訪問 m.ck101.org )))

    第四章始皇帝的太宰

    他走在那一束陽光里,雲瑯第一次看清楚了他的臉。

    如果忽視他干癟的嘴巴,他的天庭還是很飽滿的,一雙細細的丹鳳眼其實也很耐看,當然,如果不是顯得很陰鷙的話,是一雙漂亮的眼楮。

    老虎的背上馱著一柄粗大的木弓,以及一只裝滿羽箭的箭囊。

    他感受到了雲瑯的目光,就轉過頭用一種古怪的語音道︰“別死,死了,就成虎糧了。”

    說完話,就跟著老虎走出了石屋。

    雲瑯陷入了沉思。

    他也算是走南闖北過來的人,不論是西域漢話,還是苗家,傣家漢話,哪怕是蒙古人拖著長音的漢話他都听過,從未听過虎外婆說的這種腔調。

    更何況,這家伙總共就說了兩句話,兩句話都不是雲瑯直接感受到的意思,而是經過他翻譯之後得來的消息。

    或者說,這家伙還是一個說古言的人。

    雲瑯知道,年代越是接近後世,他們的語言就與後世越接近,听起來也越少阻礙。

    他之所以肯定虎外婆說的是古言,純粹是因為他看到了一堆的竹簡。

    昨夜屋子里漆黑一片,竹簡胡亂的堆在牆角,還以為是柴火,而他身體下面的竹簡更多,最上面還鋪著一層厚厚的寫滿字的木牘,可以說他是躺在學問上面的。

    這個發現讓雲瑯哭笑不得,這是什麼地方,怎麼可能落後到這種地步,或者說能原始到這個地步。

    只有蔡倫之前的人才用竹簡木牘啊……

    被火燒焦的外皮如同鎧甲一般正在變硬,這讓他想要彎曲一下胳膊都成了妄想。

    好在脖子似乎有了很大的活動余地,于是,他的腦袋可以微微的向左轉或者向右轉,比昨日的視野要寬闊許多。

    竹簡上的字體雲瑯認識,是大名鼎鼎的小篆,這非常符合木牘的身份。

    至于內容,那些如同花紋一般的字跡實在是太陌生,瞅了半天,看到的竹簡上就沒有一個他能認識的字。

    倒是上面一層新木牘上的字跡他大概能認出一些來。

    “五月初五重五日,星在天南,帝冢無恙。”這竟然是一片新寫的簡牘。

    這讓雲瑯緊張起來了,因為他忽然發現,自己引以為傲的學識在這里似乎沒有半分優勢。

    這些竹簡都不是很舊,其中還有一些堪稱簇新,這說明這里的人還是在大量的使用竹簡木牘。

    隨著石屋里的光線越來越充足,雲瑯用一個考古者的眼光巡視完畢了整座石屋。

    每看到一樣東西,他的心就下沉一分,直到一座只可能出現在博物館的青銅被隨意地丟在門口,他就已經有些絕望了。

    “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發垂髫,並怡然自樂。

    見漁人,乃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還家,設酒殺雞作食。村中聞有此人,咸來問訊。自雲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

    雲瑯嘴里念念有詞,雖然喉嚨里並無聲音發出,並不妨礙他在心里表達自己最後的希望。

    古老相傳,虎乃是山神爺的巡山獸。

    因為虎外婆表達出來的冰冷的善意,雲瑯更喜歡把他稱作山神,而不是邪惡的虎外婆。

    傍晚的時候,山神帶著老虎回來了,這一次老虎的背上不僅僅馱著一只鹿,身體兩邊還掛著兩大串水果。

    那只鹿竟然是活的,只是被老虎給嚇傻了,被山神爺爺或者山神奶奶從虎背上丟下來的時候,竟然被嚇的腿軟,臥在地上呦呦的叫喚,卻不敢起身逃遁。

    山神爺爺從石桌上取過一個灰陶大碗,掀翻了那只鹿,就在它的肚腹下揉捏起來。

    有白色的**濺射出來,很快就裝了半碗,山神爺爺丟下那只鹿,再一次掰開雲瑯的嘴巴,把半碗鹿奶灌了進去。

    **有些微微的奶腥味,不過,溫熱的奶水經過喉嚨,就像是一場春雨滋潤著干旱的大地。

    看到雲瑯在貪婪的喝奶水,山神爺爺那張沒有男女特征的臉終于有了一絲笑意。

    他的聲音很難听,類似被人捏著嗓子在說話,如果他能說的慢一些,雲瑯或許還能听明白,可惜他說的太快了,以至于雲瑯什麼都不明白。

    “匈奴人?”

    山神爺爺也似乎覺察到了這個問題,他特意放慢了語速,一字一句的問道?

    雲瑯看到了山神爺爺握在劍柄上並且逐漸用力的手,連忙艱難的搖搖頭。

    “庶人?”

    見山神爺爺眼中明顯的不屑之色,雲瑯再次搖頭,他可不願意充當一個社會最底層的角色。

    “良家子?”

    雲瑯很詫異,良家子是要當兵的,漢將軍李廣跟漢家國賊董卓都是良家子出身,听起來好像不錯,良家子之上就是官員跟貴族了,難道說這里還分貧賤不成?

    山神爺爺見雲瑯確認,似乎松了一口氣,手底下也越發的溫柔起來,不像先前那樣粗暴。

    一碗鹿奶讓雲瑯確認自己不再是老虎的口糧了,這讓他非常的欣慰。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的檻要過,往往,眼前的這個檻是最重要的。

    來到石屋第十天,雲瑯干澀的嗓音已經能發出一些簡單的聲音,雖然很嘶啞,卻讓他非常的高興,至于由虎外婆升級到了山神爺爺的那個家伙,也似乎非常的興奮。

    最讓雲瑯開心的不是嗓子在恢復中,而是他身上的烤肉味道逐漸散去了。

    老虎總是有事沒事往他跟前湊,用碩大的鼻子嗅烤肉味的舉動給了他非常大的壓力。

    身體癢得厲害,燒焦的外殼里的水分正在逐漸被蒸發,漸漸地失去了彈性,變得硬邦邦的。

    雲瑯能感覺到身體正在跟外殼脫離,皮膚癢的厲害……這是一個很好地現象,證明他的身體正在痊愈中。

    石屋子外面有一個樹藤編織的兜子,兜子距離地面很高,掛在兩棵巨大的松樹上,松樹斜斜地向外延伸,下面就是一道深澗,一道不算大的溪流從山澗里奔騰而過。

    雲瑯現在每天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這個帶著頂棚的兜子里渡過的,這讓雲瑯覺得無比輕松,在這里他可以自由的完成身體所需的所有消化排泄過程,而不至于勞動山神爺爺。

    喜歡跟人說話的山神爺爺先是一字一句的教雲瑯說話,雖然雲瑯嘴里發出的聲音還沒有任何意義,他依舊樂此不疲。

    很快,雲瑯就知道了山神爺爺的身份,這是他一直自以為傲的,並且願意讓雲瑯知道的。

    山神爺爺是始皇帝門下的太宰,這個官職很高,在周朝的時候太宰執掌著治典、教典、禮典、政典、刑典、事典六部典籍,堪堪與宰相的官職相等。

    只是到了始皇帝之後,太宰就變成了家臣,專門負責始皇帝的衣食住行,這是無上的榮耀。

    到他這一代已經是第四代了,因為每一代都是太宰,所以他的名字也就叫做太宰。

    這明顯不符合雲瑯對于桃花源的向往……

    桃花源僅僅是隱秘偏僻而已,而始皇帝往後數一個家族的四代……也不過西漢中期而已……

    雲瑯總覺得這是自己的耳誤,或者是太宰爺爺沒說清楚,應該是四十代吧?即便是四十代,一代也應該是五十幾年才合適。

    這是一個簡單的算術題,且很好計算。

    不過,很快他就把這個疑惑丟到腦後去了,他的一只胳膊掉了……

    準確的說是他右胳膊外面的焦殼子爛掉了。

    嘴邊的梨子掉了,他習慣性的探手去撈,結果粗糙的兜子掛住了胳膊上的一塊硬皮,然後在他突然用力之後,那塊硬皮就像一只長手套一般從胳膊上被扯掉了。

    一條白皙的耀眼的小手臂出現在雲瑯的面前……

    雲瑯仔細看了看那條手臂,來回活動兩下,就嘆口氣繼續做捏拳動作。

    這條手臂單看是一條毫無瑕疵的美人臂,皮膚像是透明的,青色的血管在薄薄的皮膚下涌動,暴露在天光下僅僅片刻,就由白色轉變成了粉紅色。

    只是太小了,比起他以前的手臂小了足足一圈。

    隨著手臂可以自由活動,雖然依舊虛弱無力,雲瑯卻不能要求的再多了。

    從一團焦炭變成這個人的模樣,已經是質的飛越了。

    就算是最後四肢變得大小不一,他也認了,了不起跟著太宰爺爺在這個深山老林里過一輩子就是了。

    太宰爺爺回來之後看到這條手臂,笑的眼楮都看不見了,一腳就把同樣探腦袋過來看的老虎踹到一邊,嚇得那只只要老虎在,就從不敢離開雲瑯兩步遠的梅花鹿一個勁的往雲瑯的身邊湊。

    太宰爺爺捧著雲瑯的那條手臂竟然有口水流下來了,這讓雲瑯非常的擔心。

    他看著這條手臂都有食欲,更不要像太宰爺爺這種常年吃半生不熟肉食的人。

    太宰不知道想起了什麼,掰開雲瑯的嘴巴就把他骯髒的手指塞了進去,滿是老繭的手指在他的喉嚨里來回攪動,取出來的時候,他的手指上竟然多了一團青灰色的肉皮。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