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漢鄉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章虎外婆
<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手機閱讀訪問 m.ck101.org )))

    第三章虎外婆

    一陣山風刮過,金錢豹忽然丟下了野豬的尸體箭一般竄上大樹,三縱兩躍就上了大樹的高處。

    雲瑯咬在嘴上的野三七塊睫從嘴上滑落,他呆滯的看著浮在他腦袋頂上的那顆巨大的虎頭。

    他第一次注意到老虎的眼楮是黃色的,或許是這里陽光充足的緣故,兩只黑色的瞳孔變成了兩條豎著的細線。

    這雙眼楮里看不到任何情緒,只有無盡的淡漠。

    廢了很大勁才弄到的野三七塊睫掉在了耳邊,雲瑯覺得有些可惜……

    這種情緒非常的奇怪,老虎的嘴巴就在腦袋上方,自己卻在為一塊沒吃到嘴里的補血良藥感到惋惜。

    听說老虎嘴邊的長須對他非常的重要,是他重要的寬窄測量器,現在,這家伙正在肆無忌憚的用胡須在雲瑯黑漆漆的臉上來回的蹭。

    莫非,這家伙在測量雲瑯的腦袋大小,看看是否能一口吞下?

    “人?活的?”

    聲音很難听,如同勺子刮鍋底。

    老虎的腦袋被粗暴的踹到一邊,一張老婦人皺巴巴的臉出現在雲瑯的頭頂。

    雲瑯先是瞅瞅臥在一邊的老虎,再看看那個因為沒了牙齒而顯得沒有下巴的皺巴巴的臉。

    忽然想起婆婆小時候講的那個恐怖的故事,眼楮一翻昏了過去。

    “虎外婆啊——”

    老虎不可怕,可怕的是虎外婆……老虎不一定吃人,虎外婆一定會。

    雲瑯一直是這麼認為的,虎外婆的故事雲婆婆足足給年幼的雲瑯講述了十年,伴隨他度過一個有一個不眠之夜。

    小時候的恐懼在真實範例出現之後就變成了絕望。

    自認身體不輕,虎外婆卻很容易的一只手就把他抓起來丟到老虎背上。

    老虎看起來很大,實際上很矮,雲瑯的兩只手垂在地上,兩只腳也拖在地上,刮起了很多的枯葉。

    虎外婆朝隱藏在樹上的金錢豹詭異的笑了一下,樹上的豹子就嗷的叫了一聲竄到另外一棵樹上,三竄兩竄之後就消失在密林中。

    “嘎嘎,跑的快啊!”虎外婆干笑一聲,用一只腳挑起地上的那頭死野豬,野豬在空中翻了一個身,然後準確的落在老虎背上,與雲瑯同一個姿勢。

    直到這個時候雲瑯才看清楚,虎外婆頭上的高高的發髻根本就不是發髻,而是一頂黑色的紗冠,只是被一條骯髒的帶子系在下頜,紗冠很破舊,粗看之下以為是一襲高髻。

    一件破舊的裘衣松松垮垮的掛在身上,腰里束著一條黑色革帶,一塊瑩白潤澤的白玉瓖嵌在革帶上,即便是雲瑯這種不怎麼懂玉的人也能看出這條玉帶價值不菲。

    玉革帶上還懸掛著一柄寶劍,劍鞘是鱷魚皮制成,式樣古樸,配上寶劍特有的劍鍔兩者配合的嚴絲合縫。

    如果不看那張古怪的臉,這絕對是一身屬于人的裝飾,他的影子在日光下也是人的模樣。

    加入一只鳥叫起來像鴨子,看起來像鴨子,走動的樣子也像鴨子,那麼,他就是一只鴨子。

    同理,這位虎外婆一樣的家伙也該是一個人才對。

    思慮至此,雲瑯的恐懼之意慢慢的消退。

    老虎很听話,走在一條羊腸小路上不疾不徐,偶爾咆哮一聲,山林里就會慌亂一陣。

    雲瑯很想說話,可惜喉嚨里像是塞了一塊火炭,一絲聲音都發不出來。

    虎外婆對雲瑯的身體非常的好奇,一邊吱吱喳喳的用極快的語速說著雲瑯听不明白的話語,一邊不斷地用手指觸踫他焦黑的身體,看樣子他也很奇怪,一個人都快被燒熟了為什麼還有一雙靈動的眼楮。

    穿過狹窄的山道,眼前豁然開朗,山下是一望無際的平原,放眼望去一片蔥蘢,密集的植被從山頂一直蔓延到山腳下,一條飛瀑掛在前川,巨大水流沖擊在堅硬的岩石上水花四濺,水霧蒸騰,一條七彩的長虹橫跨兩山宛如一道美麗的拱橋。

    沿山路向下沉降,老虎起伏的肩骨給了雲瑯極大的折磨,這一刻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被扒了皮的人,風一吹都痛不可當。

    虎外婆在崎嶇的山路上行走如飛,雲瑯親眼看到他的身體平地拔起一丈來高,探手就摘到了一顆野樹上的梨子。

    不等雲瑯贊嘆,虎外婆就抬起雲瑯的腦袋,五指稍微一用力,那顆梨子就四分五裂最後在他的掌中變成了一灘梨漿。

    榨出來的梨子水滴進雲瑯焦黑的嘴唇,剛才還為生死擔憂的雲瑯立刻就貪婪的吸允梨子水,這汁水是他從未品嘗過的甘甜。

    直到天黑老虎一直在走路,雲瑯也不知道昏死過去多少次了,等他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彎月如鉤冷冷清清的掛在西天。

    前面是一座高大的土山。

    土山上黑漆漆的,好像長著樹,不過樹木都不是很高大,至少在朦朧的月光下,雲瑯沒有看到驪山上古木參天的模樣。

    虎外婆面朝土山跪拜,暗啞的哭聲在夜色中顯得極為淒慘。

    也不知道虎外婆哭了多久,雲瑯趴在老虎的背上很暖和,他非常希望這家伙能多表露一點人性好加深他對自己判斷的信任度。

    事實上雲瑯對那座山包覺得很眼熟,月光下看不清楚全貌,只好把疑惑壓在心底。

    虎外婆哭了很久,雲瑯都睡一覺了,他依舊在哭泣。

    等到啟明星出現在天邊的時候,虎外婆才直起腰身,沖著老虎低聲咆哮一下,然後繼續趕路。

    老虎就不適合騎乘,顛簸的厲害,尤其是它起伏不定的腿骨,不斷地摩擦著雲瑯脆弱的身體,明明馬更好一些,雲瑯不明白像虎外婆這樣的高手為什麼會選擇騎老虎。

    身邊的野豬經過一天半的折騰已經有味道了,很多時候雲瑯都在想,在虎外婆的眼中,自己是否跟野豬一樣都是他跟老虎的食物。

    對于眼前的一切,雲瑯早就麻木了,自從發現自己被火快燒熟了依舊沒有死之後,眼前就算出現再詭異的事情,他也不覺得沒什麼不能接受的。

    很長一段時間,他都把這里當做亡靈世界。

    一道山崖突兀的出現在山道上,老虎一個縱越就上了岩石,然後就沿著一條石道走進了一條黑暗的山洞里。

    老虎抖動一下身體,雲瑯就掉下虎背,他能感覺到野豬如同鋼針一般的鬃毛已經刺進了他的肉里。

    虎外婆用兩塊石頭不斷地敲擊著,火花四濺,火光轉瞬即逝,他的神情非常的安詳,面容卻丑陋至極。

    一簇小小的火光在虎外婆的手心亮起,他小心地鼓氣吹著,很快一小簇火光最終變成了一個火光熊熊的火塘。

    雲瑯側身躺在火塘邊上,眼看著老虎在撕扯著那頭野豬的尸體,他還是選擇閉上了眼楮。

    老虎吃東西的模樣絕對談不到賞心悅目。

    虎外婆用寶劍砍下一條豬腿,寶劍非常的鋒利,豬腿掉在地上,虎外婆很隨意的放在火上燒烤。

    一張不知道是什麼野獸的皮子被虎外婆丟在雲瑯的身上,雲瑯不由得睜開眼楮看了他一眼。

    山洞里充滿了燒豬毛的味道,即便雲瑯身上的味道也好聞不到那里去,他依舊煩惡欲嘔。

    豬腿里的油脂被火焰給逼了出來,掉在火塘里不時閃亮一朵火光。

    虎外婆用來烤豬腿的時間比雲瑯想象的要少,應該沒有烤熟。

    虎外婆吃東西很不講究,跟老虎差不多,只是一個用牙齒撕咬,一個用寶劍切削。

    吃東西的速度倒是一樣的快。

    雲瑯的嘴被虎外婆粗暴的捏開,一大團帶著說不上來味道的白色油脂塞進了嘴里。

    油脂入口即化,這應該是這條豬腿上最精華的部位。

    吃飽了的老虎臥在火塘邊上,發出老貓酣睡一般的呼嚕聲,虎外婆也同樣靠在山洞的牆壁上,不斷地打著盹。

    而雲瑯早就被虎外婆丟在牆邊的柴火堆上。

    事實上此時天光已經大亮,借助朝陽漏進山洞里的余光,雲瑯重新打量了一遍這個山洞。

    經過昨晚的煎熬,他已經非常確定,虎外婆跟老虎都沒有吃掉他的打算。

    如果幸運,他就能在這個山洞里度過一段非常難以忘懷的時光。

    山洞里其實很整齊,方方正正的,石壁上滿是鑿子開鑿的痕跡,即便已經被煙火燻得看不清本來面目,卻依舊能看清楚這里的每一處陳設。

    石桌,石凳,石床一樣不缺,石壁上的凹槽里面甚至還有一盞油燈。

    油燈的造型樸拙,甚至可以說是精美,仙鶴模樣的造型大巧不工,看似簡單的幾處點綴,卻把一個活靈活現的仙鶴展現無遺。

    雲瑯想要從這里找到熟悉的東西,很可惜,他一樣都沒有找到,哪怕是掛在牆壁上的簑衣,也與他所知道的簑衣模樣大不相同。

    直到中午太陽最猛烈的時候,虎外婆才慢慢的站起來,他就這一個裝滿水的石槽認真的洗了臉,然後重新戴好他的烏紗冠,重新束好玉革帶,挎上那柄寶劍,給雲瑯灌了很多水之後就帶著老虎出發了。

    這一過程雲瑯甚至覺得有些肅穆,怎麼說呢?就像是一個大將軍正在做廝殺前的最後準備。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